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留加番外

曾经说过自己不会坑,可是却坑了这么长时间,我对不住大家o(╥﹏╥)o四月底搞完学年论文之后我懒病犯了,然后学校我的社团办演出,再然后期末论文,再再然后准备研究生的推免考试,然后现在确定了自己没考上。我我我我我跳坑速度太快,一跳新坑就忘了旧坑,直到前段时间看到未满都市特别篇的消息才突然想到了哎呀我还有篇文啊我不能对不起留加啊,可是对于该怎么继续写下去我却一直没有思路,直到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一家三口都到了一个生死交接的灵魂世界,醒过来后我突然想到了该怎么写,该怎么讲留加和小诚的故事,该怎么写小诚的心情。换了个新手机,下了一些新的歌,有些时候听着KK两位爷的歌我会想自己一条单身狗为什么要找虐,两位爷的和音太好听了,缠绵在一起就像是在用声音zuo ai,听得我直想谈恋爱。最近看到吱哟西住院了,前几天的音番上光一一个人就像失去主人的猫咪,却又那么深情。能爱上这么两个人,真是太好了。

谨以此文作为对两位爷20周年的献礼,愿两位爷能一直健康快乐地生活工作下去,愿下一个二十年也一样甜蜜。

 

***

留加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可他并不着急。像往常的每一天一样,他慢腾腾地叠好被子,把前一天晚上放在床头的漫画摆回书架,然后走到了窗边。窗帘是拉上的,不过能透过一些光,让房间里的人知道外面已经天亮了。留加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拉开窗帘。

从他住进这个房子的那一天起,窗帘就没有再被拉开过了。

“咚咚!”

他的身后传来了敲门声。

听到这声音,他露出了笑容,快步走到房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的少年手还抬着,维持着敲门的姿态,似乎是没想到留加会这么快来开门。

“原来你已经起来了啊,我做好饭了,洗漱好以后就下来吃吧!”

少年垂下手,冲留加笑了笑。

“嗯,我这就下去。辛苦你了,小诚,以后不用上来叫我的,在楼下喊我一声就好了。”

“每天都这么说,不如以后早点起床,和我一起做饭?”少年的话里带着点埋怨的意思,可是因为声音软软糯糯、粘粘糊糊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我也想帮小诚的忙啊,是小诚你不允许的。”留加靠在门框上,歪头看着少年。

“不要撒娇啦!谁让你晚上总是熬夜,早上迷迷糊糊的,会把厨房炸掉的!”少年瞪了留加一眼,语气里却满是宠溺。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别生气。”留加伸出手想拍拍小诚的肩膀,对面的人却躲开了,或者说,是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才没有生气呢!好了,我先下去了,留加你也快点下来啊。”

少年留给了留加一个背影,而留加看着那个背影伸直了手臂,还是没敢追上去触摸他。

这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很久了,久到留加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搬进这间房子的。他记得搬进来之前自己和妈妈住在一起,也记得跟他同居的那个少年是他喜欢了很久的一个朋友,但他记不得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了。这房子比他以前住的地方小,又比小诚他们家大,两个人可以住得很舒服,他愿意把这个地方称为“家”。唯一的问题是,他不知道家的地址。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自从和小诚住在一起以后,采购食物和生活用品的活儿一直是归小诚的,他就只负责打扫卫生、刷刷碗什么的就行。当然小诚也问过他要不要出去逛逛,但他每次想到离开家就会感到一阵不安,所以从未答应过。

他对走出这间屋子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他害怕着“外面”的世界,他拒绝拉开窗帘。

他甚至想把窗户都封上。

“我不想小诚出去。”他曾任性地说过这样的话。

而小诚的反应是打开冰箱对他说:“你看,空空如也呢。”

不吃不喝不睡也没关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留加想再任性一些,他知道,只要他提出这样的要求,现在的小诚一定会满足。他不确定小诚是不是喜欢他,是不是爱他,他只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

可是他没有说出来,一次都没有。

于是小诚还是会走出那扇门,留加还是会一个人留在家里,读那些已经读过很多遍的书。他的书架上已经不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波伏娃和拜伦了,那些书现在在小诚的房间里,而他看的则是小诚喜欢看的漫画。

好无聊。

一个人在家时,他会忍不住这样想。同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像一个永无止境的轮回,他就被困在这个轮回中,对小诚以外的存在失去了兴趣。

小诚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因为有小诚在,他才会去看那些漫画。

因为有小诚在,他才坚持要留在这个房子里。

 

“今天也没想起什么来吗?”在饭桌上,小诚又问了他这个问题。

这已经成为日常了啊,他默默地想着。

“没有。”

“没关系,我相信留加会想起来的。”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留加依然疑惑着,却不会像刚开始那样去询问小诚了。

“那是很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靠自己想起来,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少年用哀伤的眼神看着他,仿佛看着自己死去的恋人。

他不想再看见那样的眼神。

“今天留加要和我出去吗?家里牛奶喝完了,我想再去买一些。”

“不了,我留在家里刷碗吧。”

    “留加还是不愿出门啊——啊,对了!要不要我买几本书或者租几张光碟来看?留加总是闷在家里也会无聊吧?”

“不用了,小诚早点回来就好,路上小心点。”

“嗯,那好吧!”

当然会无聊,怎么可能不无聊?他何尝不想多些活动来打发时间,可就算有再多的书、再多的电影,又怎能比得上有一个小诚陪在身边,哪怕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呢?

但是留加从来不敢说出“我很无聊”这种话。

“留加!”

他不敢在小诚面前露出一点厌烦的表情。

“留加!”

他怕自己会伤害小诚。诶?伤害……小诚?他怎么会伤害小诚?

“留加!”

“嗯?啊……啊,抱歉,我刚才走神了。”他终于听到了小诚的声音。

“真是的,就知道你没有听我说话,不要在我说话的时候走神啦!”

少年微微嘟起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好软。留加看着那粉嫩嫩的嘴唇,神思又不知飘向了何方。

我知道的,那两片小小的嘴唇的触感。只是,它们不该是这副水分饱满的样子,它们不该有这种健康的颜色。它们应该是失了血色的……泛着病态的白……

留加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遮住了坐在对面的小诚。

我……在哪?

“留加?”

小诚的声音响起来,雾散开了。

“你看你又迷迷糊糊的,就不能不熬夜吗?既然影响精神又对身体不好,偶尔也听听我的话嘛!”

“小诚的话我当然会听了,一会儿刷完碗我再上去睡会好啦,小诚刚才说什么?”

“唉!”少年叹了口气,无奈地重复方才说过的话,“我是说你好久都没回家了,妈妈会担心你的吧?”

“家?这不就是我们的家吗?而且说起妈妈,我们是一样的吧,小诚不也好久没回去看过你爸爸了?”

“我……”

“难道说小诚每次出门都会回去?”

“我倒是想呢……”

“小诚你……”留加的声音一下子变冷了,他不确定自己是愤怒还是紧张,但很清楚他不想失去小诚。他想把那个总往外跑的少年拦住,囚禁在这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他几乎要失去理智,然后,他听到小诚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除了这里,我哪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少年注视着他,眼神里带着他看不懂的挣扎。

小诚为什么要这么说?

留加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这和你有关!你必须想起来!”,可他同时也有种预感,如果他想起一切,现有的幸福将不复存在。

“我讨厌和小诚分开。”他低下头,喃喃自语。

少年起身默默收拾碗筷,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道:

“我也不想和留加分开啊。”

 

最后留加还是一个人留在了家里,他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听着门开了又关,没有像以前一样走到门口目送小诚离开。

“不要离开我。”

他刚刚抱住了小诚。

少年背对着他,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抬起自己的手放在留加的胳膊上。他本来应该挣脱这个怀抱的,作为知晓真相的那个人,他有做出正确选择的责任,不该放任留加这样任性。可他不能确定什么样的选择是“正确”的,留加用自己的双臂造了一个牢笼,可被束缚住的却不是小诚,而是害怕被抛弃的他自己。

也许是时候了。

少年闭上了眼睛。

也许该放留加离开了。

就在这时,留加松开了手,他慌里慌张地跑进客厅,把自己扔到沙发上,面朝沙发的靠背,紧紧抱住一个抱枕缩成了一团。

“小诚,你,你出去的时候小心点,我在家等你回来!”

雾气又蔓延进了这间房子,客厅里的物件慢慢变得模糊不清,可留加闭着眼睛没有注意到这些。他还想着方才看到的场景,他还没有从恐惧中逃脱。

怀抱中的那个人有温度,是实实在在存在于此的。

“我能看到他,能触碰到他,能听到他的声音,他是真的……”

留加念着这些,像是在努力在说服自己一样。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小诚会消失?

他抱着小诚,少年在他怀中慢慢变得透明,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

而这情景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是了,他曾看见过的。穿着白衬衫的少年躺在沙发上睡午觉,一条胳膊垂在外面,嘴巴微微张开,一副没有防备的样子。那时他忍不住悄悄凑近,抬起小诚垂在沙发外的手臂轻轻放在沙发上,然后蹲在沙发边上观察小诚的睡脸。

少年和他记忆中的样子一模一样,留加隐约记得自己过去就曾像这样注视过失去意识的小诚,但是他记不清具体的场景。

有一件事一定要做,不管这个场景重复多少次,他都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脑海中有个声音指示着他,于是他缓缓压低自己的上半身靠近小诚,少年呼出的气息轻柔地打在他脸上,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热。

这样很奇怪,如果小诚知道了大概会生气吧。

虽然这样想过,但留加还是没有犹豫。他用手撑着沙发的扶手,把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小诚的唇上。留加没有闭上眼睛,他在那极近的距离里用力注视着小诚,即使他只能看到少年微翘的睫毛。

那孩子的嘴唇是凉的,软得像棉花糖一样,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咬上去。好在他还留着些理智,知道那样做一定会吵醒小诚。

他想伸出舌头舔一舔少年的嘴唇,又想狠狠吮吸让那漂亮的粉色更加鲜艳。可他能做的也只不过是轻轻贴着,甚至不敢转转头让两人的嘴唇摩擦。

留加从不知道自己能这样有耐心“呵护”些什么,他怀疑这只不过是个美丽的梦,梦里他吻了小诚。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越发分不清真与幻的界限。透过小诚的身体,他看到了沙发垫的花纹。

小诚在慢慢消失。

他猛地向后一仰,身体撞上茶几发出“哐”的一声。

这时再定睛一看,小诚还在原处,并且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好像是被这响声给吵醒了。

“怎么了,留加?”

留加倒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少年坐起身来。

“哎呀,怎么摔倒了?”

少年朝他伸出右手,然后又像是突然不好意思一样,把手缩了回去。留加在那一刻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抓住了小诚的手。小诚脸色立刻变了,想要甩开留加,可留加抓得太紧,他甩不掉。

“留加放手啊!这样好疼的!”他大声叫着。

可留加只是盯着小诚慢慢变透明的手臂,没有松手的打算。

“我……不能碰你吗?”

留加抬起头,眼睛里竟露出了绝望,那样子就仿佛突然失去了世界上所有的光。

“不,当然可以。”

小诚不再挣扎了。他蹲在留加身边,伸出左手扣在留加脑后,然后凑近那个绝望的男孩让两人的额头紧紧贴在一起。

“留加,别怕。”

 

那一次,留加在小诚彻底消失之前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小诚还在这间房子里,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以为那只是一个梦,都是因为他太害怕失去小诚才会做那种梦。那个梦也给他留下了一些后遗症,比如让他不敢随便触碰小诚的身体,只能深深压抑自己的欲望。

其实他也看出来了,小诚不太喜欢和他有身体接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遵从了小诚的意愿。或许小诚并没有真的接受男孩子之间的爱情,或许在他失去的记忆中他曾做过让小诚讨厌的事情,不管真相是怎样都没关系,只要小诚不会离开他就好。

他坚持了很久,天知道他有多想紧紧拥抱那个少年,那可是他喜欢的人呐!

可是现实再一次向他证明,那孩子不是他能碰的,他曾经的坚持彻底失去了意义。

但那怎么可能呢?一个大活人竟能随随便便消失不见,而且还不是“失踪”意义上的“消失”,而是一点一点变得透明,宛如被从这世界上删除一般。

小诚,小诚,难道说你只是我的幻觉?

留加睁开了眼睛,他站起身在这被白雾侵占了的房子里跌跌撞撞地前进,摸索着走上了楼梯。小诚的房间就在一上楼的地方,即使视野中只有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他也能摸着墙壁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他已经抓住了门把手,只要打开那扇门,他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留加有这种预感。这种感觉多次指引着他走到这扇门前,退缩是他过去每一次的选择,如今他仍没有足够的勇气打开门,然而这个世界正通过白雾警告他,你别无选择。

他不怕失去记忆,可是他怕失去小诚,不管是失去小诚的身体,还是失去这个有小诚存在的世界。

世界的灭亡和小诚的死是一样的。

门把手缓缓转动,小诚的世界如同一卷画轴在他眼前展开,那个世界清晰无比,没有一丝白雾的痕迹。

它们无法侵入这个房间。

留加踏出一步,一只脚进入了那个未知的空间。那一瞬间,他以为会发生些什么。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世界没有崩塌,他也没有“醒”过来。

“哈——”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稍微平静了一些,忘记刚才几乎被自己狂乱的心跳声给逼疯。

轻轻推了一下门,他走进了小诚的房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墙上的修和的校服。

“啊啊,原来小诚还留着啊。”

留加走了过去,伸手触摸那件白色的衣服。触感很熟悉,和他曾经穿过的那件一样。哈,明明都是一个学校的校服,能有什么区别?修和的校服不算难看了,就是小孩子们还没有好好发育的体型不太能撑起校服的外套,比起白色的校服,留加更喜欢看小诚穿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短袖T恤。

好怀念啊,从修和毕业应该有很久了吧,自己现在对时间的感知很模糊,说不清具体有多久。

他把小诚的校服从墙上取了下来,摆在床上。

小诚一定是很珍惜在修和的时光吧,所以才会留着这件校服。这个讯息让留加有点高兴,因为他自己也是属于“修和”的一部分,也是被小诚珍惜着的。

“真好啊。”

他坐在床上,双手捧起了那件衣服,然后弯下身子用脸去轻轻磨蹭,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安详”的笑容。

突然,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闯入了他的鼻腔。他看见了,在校服的领子处,有一片奇怪的暗褐色。那颜色正慢慢变得鲜艳,变成刺眼的红。

留加的手开始发颤了,那是血吗?为什么小诚的衣服上会有血的痕迹?

他想移开视线,却不知怎的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片红色在白色的校服上蔓延,直至成了一朵玫瑰。

花……花丛……

“啊——啊啊啊啊啊——”

记忆中出现了陌生的画面,小诚头上流着血,倒在花丛中。

下一秒,他又看到小诚趴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像是……死掉了一样。

“不要……不要……”

他大叫着,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想阻止自己看到那些恐怖的画面。可那些画面直接出现在他脑子里,没有什么按钮能让它们停下。

“小诚!”

留加挣扎着站起来摸索到窗边,他摸到了窗帘。乱七八糟的画面在他眼前闪来闪去,他的头像要炸开一般,此时他只想解脱,什么真相,那些一定不是真相!

“唰!”

他攥紧窗帘,狠狠扯开。

窗外不是普通的街道,没有人,没有车,事实上,外面也是白茫茫的雾气,什么都看不见。留加不知道外面是一直都这个样子,还是今天才变成这样的。外面那个充满神秘感的世界对他没有任何的安慰作用,现在的留加只希望确定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但是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在向他吼叫着“你错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什么才是真的?

留加打开了窗户。

如果这间房子只是一座孤岛,那外面的世界是什么?

他站上了窗台。

如果外面的世界是虚幻的,那小诚去了哪里?

混乱的少年跳了下去。

世界依然没有崩塌,留加稳当当地站在了“外面”的地面上。没有死亡,甚至没有疼痛。

“小诚!”

留加在迷雾中跑了起来。从未出过门的他根本辨不清方向,也不知道自己在跑向何方,他只是想跑到小诚身边,确认小诚还是真实的。

 

小诚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他出门的时候也已经有所预感,留加耐不住寂寞的,如果可以,他也想一直陪在留加身边,可是他做不到。他们两个人不能全都沉浸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既然留加忘记了一切,那他就不得不时刻保持清醒,他需要去观察真实的世界。

他没有骗留加,一个死人已经不可能“回去”了。他看着爸爸复仇,跟着爸爸进了监狱,他伸出手想拉住爸爸阻止那些不可饶恕的行为,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穿过男人的身体,爸爸看不到他,也听不到他哭喊的声音。

所以他也看到了爸爸掐住留加脖子的那个场景。

他恨留加吗?

明明也是带着希望进了修和,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却被几个同龄人毁了这一辈子。他可以恨任何人,留加、武藤、宫崎、新见,甚至森田老师和父亲,可他偏偏做不到,武藤那群人他不在乎,宫崎老师是他害怕的对象,新见老师做的事情是他死了以后才知道的,森田老师没能真的帮上他,却也是在乎他的,至于父亲,那是他最爱的人呐!只有留加是他不知该怎样面对的,这个曾经是他“朋友”的人做出了类似于“背叛”的举动,他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在倒在花丛里看到那个模糊的影子的时候,在留加划了那个男人的车的时候,他就预见到了这个男孩子有一天会离开他。他是个相信直觉的人,就这一次,他想相信朋友,而不是相信直觉,也就这一次,偏偏让他失去了一切。

他恨过留加,只恨留加。

他醒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重生了,可是很快就发现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这个世界不过是某个人幻想出来的而已,大概是有人太不愿意相信小诚死去了所以才幻想出了这么一个有小诚存在的世界,还阴差阳错地把小诚的灵魂吸引了过来。小诚本以为这是爸爸创造的世界,要说这世上谁最不想他死去,应该就是爸爸了吧?

于是他就安心地等着,等着未来的某一天,或许是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他还能再见到爸爸。在这期间,他一直住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那是他醒来时所在的地方,房子里有一个房间紧锁着,他进不去。

小诚也走出过这个“家”,房子外和现实世界很像,只是没有人而已。让他惊奇的是,这栋房子和影山家离得很近,他去留加房间玩的时候还从窗子里看见过现在这个“家”。也就是从发现这件事开始,他渐渐有了另一种猜测。

直到有一天那扇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小诚走下楼,在客厅里看到了留加。他的猜测终于被证实,这不是爸爸的世界,而是留加的世界。

那一刻他的心痛得无以复加,他想要质问留加为什么不接受现实,为什么在推着他走向死亡之后又把他拉回来,为什么……不能更早地伸出手?

但他什么都不能问,因为留加在见到他的时候惊喜地说:“小诚,原来你已经搬过来了啊!”

影山留加忘记了所有悲伤的事情。

这世上有很多种人,有的自己过得不好,就也诅咒别人过不好,有的越是自己过得不好,就越是希望别人过得幸福。大场诚虽然没有宽容到博爱的地步,但也是个灵魂上都烙着“善良”的人,落井下石的事情他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也许留加死了,要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脑子里这么想着的小诚,没有办法再说什么狠话,只能暂时压下心里那点不舒坦,一切顺着留加。

正常的两个朋友住在一起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其实小诚和留加都不清楚,他们没上过寄宿制学校,更没和朋友一起租过房子。之前小诚自己住在这房子里的时候根本就不吃饭,反正自己已经死了,没有那个必要。可留加来了就不一样了,他以为两个人都活得好好的,幸福地过着二人世界,到了饭点就会饿,到了晚上就会困,偶尔看着小诚还会冒出点特殊需求。这样一来小诚就忙了,谁让留加不会做饭呢?

第一次听到留加说饿的时候,小诚几乎懵了。这世界总共就俩人,哪有地方买菜做饭啊?冲动之下,他差点直接说出“留加,我们都死了,不吃饭也行”,好在他自控力比较好,还是把话憋回去努力想办法。

最后,他打开了门,走到了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到了记忆中的便利店。便利店里该有的东西都有,就是没有人。留加的房子里什么生活用品都有,就是没有钱。小诚跟自己的道德感做了艰难的斗争,拿着几样食物在收银台徘徊好久,就是踏不出那道门。

他看着手里的便当,暗自嘲笑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绝对的自由,再也不用受社会规则的束缚,他倒开始不习惯了。想着想着,他的身体慢慢僵硬了,食物从他手里落下去,掉在地上摔得一片狼藉。他缓缓蹲下,手颤抖着伸向地上散落出来的米饭,捡起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嚼,然后一下子跪在地上,粗暴地扯开便当盒的盖子,手抓着饭往嘴里塞,直到塞得满满的,眼泪也留了下来。

什么自由,什么道德感,什么不习惯,不过是死了而已。只是这个世界迷惑了他,让他暂时忘了这件事,现在他想起来了。

这是小诚死后第一次哭,在一个空无一人的便利店,被摔得乱七八糟的食物环绕着,嘴里塞着米饭,一开始是抽泣,却不小心被米饭呛到,努力咽下去后又灌下一瓶水,慢慢变成了嚎啕大哭。

十几岁的年纪,别人在读书在备考在谈恋爱甚至做爱,他却已经死了。

死。

转到修和以后他经历了很多残酷的事情,而这是最残酷的一件事。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他边哭边喊。

“你为什么不早点伸出手?”

他疯狂拍打着地面。

“为什么要是我?我做错了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该问谁。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世界开始变了模样,薄薄的一层白雾凭空出现,在街道上、店铺里弥漫开来。这世界以“小诚还活着”为前提,骗得小诚都忘记了自己的死亡,现在世界仅有的两个意志中的一个醒过来了,它便不能再那么完美。

小诚哭了很久才缓过来,也注意到了周遭环境的变化。短短的诧异过后,他掀起衣服的下摆擦了擦眼泪,然后就站起来随便拿袋子装了几样食物走出了便利店。

他没有直接回到住的地方,而是走向了自己家的方向。那里不会有他想见的人,他清楚得很,可他就是想回去看看,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从此以后,他就是真正的“死人”。

走进那个熟悉的地方,那一瞬间他做的全部心理建设都崩塌了,店里面热热闹闹,漂亮的继母正挺着大肚子忙碌。没有人看到这个突然进入的少年,没有人意识到这家的小孩回来了。

那扇他穿越过不知多少次的门成了真与假的边界。

谁都不知道命运为什么能这么残忍,在小诚想要斩断与过去联系的时候又让他看到熟悉的人,在他终于下定决心在虚假的世界里和留加好好生活的时候又让他在真实的世界里碰上痴傻的留加。到最后,竟然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离开了。而他以为死了的那个人,正抚摸着一只小鼠呼唤他的名字。

“小诚,小诚……”

影山小与带着心爱的儿子回了老家,又在发现留加无法安然入睡后迫不得已搬回了东京,好巧不巧地让小诚撞上了。

留加还活着,尽管活得很别扭,也依然是活着的。世界开了个玩笑,把留加的灵魂送到了小诚面前,却没有夺去留加的生命,他们之间终究还是隔着一堵透明的墙,不管两个人多么接近,也无法触碰彼此。

或许是因为一天之内受到的打击太多,当小诚打开“家”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虚假的世界时,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只是平淡地说了句:“我回来了。”

另一个留加就坐在玄关处,一脸幽怨地看着他,说:“小诚去了好久。”

“外面起雾了,这一带我不太熟,绕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地方呢。”小诚脱下鞋,顺便拉起了留加。

“诶?起雾了吗?”留加有些疑惑。

“对啊,留加都不看看外面吗?不如下次留加去买东西好了。”

“不不……还是麻烦小诚了……”留加尴尬地摆了摆手。

“以前都不知道,原来留加是家里蹲类型的啊。”

“算是吧,我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留加接过了小诚手里的袋子,和小诚目光相接的时候,他注意到小诚的眼眶和鼻头都有点红。

“小诚是……哭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对啊,哭得一塌糊涂呢,周围都是雾,什么都看不清,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留加了。”小诚在回到自己家以前就已经编好了理由,这听起来像是假的,不过他本来就没想告诉留加什么,也不想留加多问,当然,留加要是傻傻相信了那更好。

    “如果你没有回来,我一定会出去找你的!”

“好啊,那我以后出去要是迷路了就蹲在原地等留加来找我。”小诚顺口就说出了这话,几乎没有犹豫,或许在留加看来这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对于小诚来说这其实是难以踏出的一步。这不是留加第一次给他承诺,上一次两个人生死相隔,这一次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留加真的去找他了。

小诚从真实世界回来,没有在“家”里看到留加,确切地说,他什么都看不清,白雾已经占据了这个房子。他摸索着走上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大敞着的窗户,屋外的白雾像是被一层透明薄膜挡住了一样,进不了这个房间。

修和的校服在床上摊着,领子上不知怎的出现了一朵红色的玫瑰,小诚伸手捞起那件衣服,默默看了一会就又放下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件衣服就已经在房间里的,他自己并不想再看到任何与修和有关的东西,也就任它挂在墙上,没有碰过。那朵红色的花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本来他已经快要忘记那些事了,最终却还是不得不面对它们。

这回大概是真的要走了,变回游魂或者就此消失都无所谓,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个“鬼”了,只是在那之前,还需要先把留加送回去了。

从窗户向下看,白雾让他看不出地面在什么位置,他现在对高处有点怕,毕竟他忘不了自己是怎么死的。小诚做了三次深呼吸,然后爬上了窗台。

“留加!”他大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留加!原地等我!”

他大喊着,从窗台一跃而下。

 

留加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小诚?”

他停下了脚步,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留加!留加!”

的确是小诚!

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在帮助两个少年,留加跑了很长时间,却只是在家附近绕圈圈,其实并没有跑出多远,所以才能等到小诚来找他。若是在现实世界里,这样的缘分堪称奇迹,但因为这个世界仅仅属于他们两个人,反倒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小诚和留加在呼唤着彼此,他们都想着见到对方,于是整个世界都会为他们打开一条通道。

留加无法再前进了,他的手臂被人抓住,身体固定在了原地。缓缓转过身,身后的人轮廓模糊,可他能感觉到,那就是小诚,他的小诚。

他们拥抱在一起,胸膛紧紧相贴,在这个行将崩溃的世界里,他们重新相遇。

直到此时,留加才终于感觉到一丝安心,失而复得的喜悦一次次冲击他的头脑,让他忍不住收紧手臂,也暂时忘记了他们不能触碰对方的规则。

小诚没忘,他轻轻拍了拍留加的后背,小声说:“留加,留加,先放开我,我会……消失的。”

留加颤抖了一下,发出了类似于呜咽的声音,然后慢慢放开了小诚,想要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不用这样。”小诚抓住了留加的袖子,“不要离我太远,我看不清你。”

两个人并排着漫步,目之所及只有茫茫一片白色,看不出原来城市的模样。小诚主导着方向,而留加只是被小诚拉着,眼睛一刻不离身边的人。

“为什么我不能碰你?”留加忍不住问。

“留加已经想起来了吧?你是活人,我是死人,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这个世界就像个GAME一样,可是没有系统提示,我们两个能做的都只有猜测而已。只不过,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要早一些。”

在小诚说出“我是死人”的时候,留加下意识就想反驳,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是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诚说的是事实,他能怎么反驳这“事实”?

“留加,你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外面有人在等你。”

“但是外面没有你,我想和你一起留在这,就算不能碰你也没关系。”留加弯弯手指,挠了挠小诚的手背,然后飞快地缩回了手。

“我们已经不能留在这里了,留加注意到了吧?雾越来越浓了,趁着这世界还没彻底消失,你得赶快回到现实世界去。”小诚没有放慢脚步,他何尝不想延长和留加在一起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不贪恋“活着”的感觉?但他不想剥夺留加活下去的权利,他不能让留加陪着他死。

    “我不想回去,回去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留加感觉到了什么,他停下来,不再向前走。

“才不是‘什么都没有’,影山阿姨还在守着你。留加,你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走到这步的吗?留加,如果你连影山阿姨都不在乎了,我们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就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留加心想当然记得,要不是因为那张照片他可能就真的“改邪归正”了,小诚没有说错,他的确放不下妈妈,可是他也不觉得自己欠她什么,对于现在的影山留加而言,没有什么比“大场诚”更重要。

“我明白,但是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听到这话,小诚哭笑不得。如果是在留加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段时间,小诚会质问现在说这种话还有什么用,如今他已经不去想那些事情了,能听到留加这么说也算没白死。

“我才不会有被丢下的感觉,倒是留加你总让人不放心,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不过也没关系,影山阿姨会照顾好你的,回去吧,留加,她需要你。”小诚凑近留加,犹豫了一下,又说出了后面的话,“我也需要你留在那个世界,记住我。你看我还没有成年,认识的人也不算多,说不定以后就被人忘记了,留加你一定要记住我,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不会消失。”

“可我回去了就不能再看见你了,对吗?”留加仍是没有答应。

“不是那样的,留加,回去以后你才能找到真的我,那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世界。这里只有我的房间还是正常的,我们难道要永远被囚禁在那个小房间里吗?留加,比起看着你陪我一起消失,我更想你能在现实世界里记住我。活下去,好不好?”

小诚这次没有等留加回答,他直接抓住留加的手就跑了起来,留加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小诚带着一起跑了。

如果两个人都还活着,那该有多好?那样留加就会把小诚主动向他伸出手的这天定为一个纪念日,他一直怀念这只手的温度,他一直后悔没有在最后一刻抓住这只手,所以他根本没办法挣脱。

终于到达目的地后,小诚停下脚步,却没有松开手。

“留加,我们该说再见了,你要抱抱我吗?”

小诚站得很近,近到白雾都不能阻挡留加的视线,少年的笑颜和生前一模一样。

宛如初见。

留加不想说再见,也不想拒绝这个拥抱,可是如果在此抱了小诚,就仿佛是接受了“分别”这个结局一样。他的内心仍在做着斗争,于是一时没有回答。

见此情景,小诚也猜到了留加在想些什么。他没再多费口舌,直接把留加拉进自己怀里,手也绕到留加背后,温柔地抚摸。

留加忍了再忍,终是没忍住,侧过头啄上小诚柔软的嘴唇。这次他闭上了眼睛,并且做好了被推开的准备。

但是小诚没有推开他,于是他说出了那句埋在心里很久的话。

“小诚,我喜欢你。”

大场诚的一生太过短暂,他还没来得及谈一场恋爱,还没来得及对喜欢的人表白,他的恋爱经历一片空白,可那不代表他在感情方面是个粗线条,相反他心思细腻,常常能发现别人想要隐藏的事,更别提留加从未隐藏过对他的喜欢了。

然而这份感情他无法回应,无关性别,无关小诚喜不喜欢留加,只不过是因为两人已经生死相隔,此时的回应只会成为枷锁。

小诚的身体快要消失了,最后一刻,他推了留加一把。

“小诚,我们还会再见面吗?”留加身体向后倒去,他伸出手想抓住小诚,却只看到少年的笑脸在雾中消散。

他倒入一扇门,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

 

留加醒了过来。

他坐在地上,上半身靠着沙发,眼前的桌子上有一只小白鼠。小鼠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呆坐了片刻后,记忆慢慢在他脑海中出现,一个少年的笑脸从他眼前晃过,他坐直了身体,伸出手探向已经其实已经没有呼吸的小鼠。

留加记起了一切。

“小诚。”他呼唤着。

“小诚。”他哭泣着。

桌子上的小鼠一动不动,他就用指腹一遍遍划过小鼠的背脊。“小诚”已经不在了,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件事,可他仍会想象小诚留在了他身边,用透明的身影陪伴着他。

这时,他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于是他回了头。那个不再年轻但美丽依旧的女人走进来,穿着一件朴素的浅黄色的衬衫,拎着两个塞得满满的塑料袋。

“妈妈……”

影山小与老了,只能依靠化妆品来遮一遮皱纹,虽然外表在同龄人中依然出众,但她终是染上了家庭主妇那种带着油烟的气质,过往的茉莉腐烂在了生活的泥土里。

“妈妈。”

留加想站起来,但或许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他腿有些麻,乍一起身头也有点晕,于是直接摔在了沙发上。

“留加!”

女人手中的袋子落在地上,各种食物散落出来把地面搞得一片狼藉。可她没管身后的混乱,而是几步冲到了沙发旁,跪在了留加身边。

“留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她近乎是惊慌失措地询问着留加,手在靠近沙发的地方摆着,却不敢放到留加身上。

“妈妈,不要慌,我没事。”留加抓住了女人无处安放的两只手,轻声安慰她。

影山小与先是呆愣着点点头,然后才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她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手,僵硬着脖子抬起了头,目光与留加相接。

“留加?”

“是我,妈妈,我回来了。”留加不是心甘情愿回来的,但此情此景着实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没想到,自己不仅害了小诚,还任性地拖累了自己的母亲。

“留加,留加……”女人抱住了他,哭着一遍遍叫他的名字,仿佛已经忘记了其他的语言。

留加沉浸在了这个拥抱中。越过母亲的肩膀,他看到了桌上僵硬的小白鼠。

身体记忆渐渐复苏,他好像回到了那片白雾中,和少年紧紧相拥,少年用手抚过他的脊背,对他说:“留加,记住我。”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