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2)

甲斐,对不起,我大概……不想再看见你的脸了。

我从未想过和人类的交流会如此困难,影山像是大白天被什么噩梦困住了一样,完全听不进外界的声音,我试图问他MAKOTO是谁,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只是不停重复说着“MAKOTO已经死了”。这让我有些烦躁,“MAKOTO”这个名字就像是个咒语一样,影山被它控制着,挣不开它设下的那个牢笼。不,也许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跑出来,看他这样子,我都开始怀疑MAKOTO是他的恋人了,可我实在是无法想象有女孩子跟我长着一样的脸。

我真的能帮助他吗?他真的需要人帮助吗?我这样自说自话真的好吗?一连串问题从天而降,砸得我有点发懵。我为什么想帮他?这个问题最后掉了下来。我被砸醒了。

我为什么想帮他?我问我自己。

因为他长得太像甲斐了,我还是不小心把他当成了我的朋友。MAKOTO跟我长得很像,而影山又和甲斐长得很像,我认识了甲斐,影山认识了MAKOTO,这不得不说是缘分了。就在我们都沉默下来的时候,一个奇妙的想法冒了出来。这缘分有没有可能比我想的更深?或许那个MAKOTO借用了这个和他很像的身体,他想要拯救影山,自己却做不到,只能通过我来实现。

我想我的生活自从妈妈去世以后就称不上“幸福”了,但幸运的是我和甲斐成了朋友。这种幸运不应该只有我们两个能够享受到,影山不应该就这样被世界抛弃。

“我有个朋友跟你长得很像,他叫藤木甲斐。刚看到你的时候我把你认成了他,就像你把我认成了MAKOTO一样。我想这应该就是缘分了吧,我们来自不同的城市,却最终面对面坐在了这里,还把彼此认成了自己的朋友。影山君,我之前很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现在我开始喜欢它了,因为我们在这里相遇。”

“也许这是MAKOTO的安排吧,让我这个和他很像的人,让世界上的另一个MAKOTO,帮助他的朋友。影山君,我不知道你和MAKOTO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让我帮助你,让我也成为你的朋友。”

“可以告诉我吗?MAKOTO的名字。”

影山没有回答我。

虽然也算是意料之中,但我还是有点失望。我已经把我的真心摆出来了,可是即使这样,影山仍是不能接受我吗?

教官只给了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不知还能怎么做什么最后的挣扎,只是不想就这样放弃。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我又重复了一遍,然后鬼使神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留加。”

影山终于抬起了头,他的视线在房间里迷茫地转了两圈,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

原来开关是“留加”啊,MAKOTO,你真的在这里吗?还是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MAKOTO会叫你‘留加’吗?”

“大场诚。”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尖颤抖,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迟疑着把手伸了过去。留加在我掌心写下了那个名字,一笔一划,轻飘飘的,挠得我不知是麻还是痒。最后一笔落下,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没想到会这样,惊讶之余本能地想将手抽回来,可他却用了劲,愣是不松手。

“你……”我看向他,没想到直直撞上了他的目光。

“如果我当时像这样抓住了他的手,那该多好。”

他留下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我又被带回了反省室。

沉默重新找上了我,我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小泉和甲斐,想着幸和勇太,想着不久之后光明总会再次降临。

然后我听到了隔壁房门开关的声音。是影山吗?

我心里有点难受。影山的状态很不好,虽然看起来身体是没什么毛病的,但他总是给我一种突然就会垮掉的感觉。他一个人会寂寞的,会想起他死去的朋友,就像我会忍不住想起妈妈一样。

听着教官的脚步声慢慢远去,我试着敲了敲墙壁,小声问:“影山君,你还好吗?”

说完,我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却并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我不知道影山是没有听见还是不想回答,可不管怎样,有些话我都想说给他。

“影山君,我之前说过有个朋友长得和你很像,我想跟你讲一讲我们的事。你不想听的话就说一声,或者敲敲墙也可以,不然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默认了。

“其实吧,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我终于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

“甲斐和我出生在不一样的家庭,他是医院院长的儿子,我们家……过得不太好。所以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靠近我是不怀好意的,现在想想我应该是嫉妒他吧,遇到他之后,我把我所有的不幸都归在他身上了。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说到这个称呼,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让我心里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了,之后,我对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他还是一直帮我,相信我,单方面地把我当朋友。甲斐大概不太聪明吧,很容易被骗,被人利用,可我很喜欢他那种纯洁的傻气,那很温柔。甲斐拯救了我,他是我的光,所以我下定决心要保护他。影山君,矛盾和误会并不一定会阻挡两个人成为朋友的脚步,你和小诚应该也是朋友吧,可以给我讲一讲你们的故事吗?这里这么安静,我们聊聊天大概就不会寂寞了吧。”

“……”

我听到墙那边传来一点声音,赶紧把耳朵贴了过去。

“影山君,你说什么?”

“叫我留加吧,抱歉我没记住你的名字。”

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武司,相泽武司。”我赶忙说。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不怕寂寞的,武司。”

留加这样说。

他的话中寂寞的情绪淹没了我。

门重重响了两声,小小的通风口被打开,木藤教官的声音响起来。

“我听到有人在说话,这不是给你们聊天的地方。”

第一次,我感谢教官的出现,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说才能不让留加认为我是在怜悯他。于是我不再说话,慢慢陷入了浅眠的状态,恍惚间,我好像听见了两个人的心跳声,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谁?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