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3)

本章留加未上线,讲一讲武司和松原稔小哥,关于名字,看到有说是稔的,有说是念的,翻了翻ed的演员表,好像就是稔?不知道日语里这个汉字对应的是中文哪个字,先这样写着啦~

***

听松原说,留加是因为打人才被关进反省室的。这真是难以想象,留加体型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瘦一点,而他打的那个人……像熊一样壮。这种事太奇妙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是真的!你都不知道影山有多厉害,一脚就把他踹翻了,还拿了根笔想扎他眼睛,要不是教官过来了,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松原大概是看我的表情不太对,急切地向我解释。

“他是在哪打人的啊?有人看见了?”

“是在自由时间啦!我们都看见了,当时影山的表情特别可怕,我们都不敢上去拦,现在想想还是一身冷汗。”

“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会突然打人?是不是有人找麻烦?”其实我也没觉得松原是在骗我,只是不明白留加的战斗力怎么会那么强,以及留加为什么会那样做。

“一开始大概是因为影山在做功课,啊,就像你那时候一样,还是那些人过去找麻烦,他们之中有个人和影山是一个房间的,大概是晚上听到影山说梦话了,就拿这个开玩笑刺激他,说他会叫一个人的名字,还说人家根本不可能会理他这种进过感化院的人,后来越说越过分,甚至说那个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怎么会被影山这种人喜欢。这真的太过分了,我们也会有好朋友啊,我们也可以变好嘛!”松原说着说着,就发起牢骚来了,大概那群人的话也刺激到了他自己。不过,从他的讲述中,至少我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来是因为那群人侮辱了小诚,他才会那么生气,可是,一般人生起气来会用笔扎别人眼睛吗?还有松原说的,影山当时的表情吓得周围人不敢去阻拦,那张漂亮的脸上究竟带上什么样的面具才能吓到别人?

等留加从反省室出来,我想再和他聊一聊。

 

还没等到留加出来,我的麻烦就找上门了。

但我不能反抗,不能惹事,幸和勇太还在外面等着我

其实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我有一点想笑,也可能我真的笑出来了,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用力。想想啊,他们欺负留加的时候应该也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被留加反过来教训了。这些人心里一定不好受,被打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留加让他们丢脸了。之前我说他们是战败者还只是象征意义上的,留加可是真的把他们打败了,只可惜这些人没有被打醒,还害得留加被关起来了。

我还是挺可怜他们的。如果有人信任着他们,在外面等着他们,也许“不良少年”就可以下定决心悔改了。

我以前也想过要用拳头解决问题,并且还这么做过。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好孩子,因为我并不是那么“听话”,以前老师们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概也只是因为我成绩还可以,或者他们知道我家里的事。“进过感化院的不良少年”,就算我否定了这个称呼,出去之后也一定有很多人这么看我。不过我仍相信有些人是不会变的,他们会一直等着我,像我相信他们那样相信着我。

身体上的疼痛是不会打倒我的,我看着这面目狰狞的两人,努力控制自己不露出嘲讽的微笑。


令我高兴的是,松原会为我打抱不平。看吧,不幸有时也会招来幸运,即使是在感化院,我们也能交到真正的朋友。

“早知道那天我就该帮影山一起教训他们!”松原气呼呼地爬上床。

“那你就该和留加一起进反省室了。”我了解他的好意,但也不希望他因此去找那些人打架,说到底,早点从这里出去才是我们最希望的。

“诶?你叫他‘留加’啊?我都不知道你们很熟……”松原似乎有点郁闷。

“也不算很熟吧,之前在反省室里我们住隔壁,说过几句话而已,”我不太想和松原说太多关于留加的事,“我跟他还不如跟你熟呢。”

“可你叫他‘留加’,叫我‘松原’。”

听了这话,我吃惊地回头,看到松原两只手扒着床边探出半个脑袋来,眼睛里带着些许……醋意?不会吧,松原这是怕我被留加抢走吗?想到这,我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是留加自己要我那么叫他的,你可没说过我可以叫你‘稔’。”

松原一副被噎到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只是以为你是不会直接称呼别人名字的那种类型。”

呃,是我的错?

这和我想象中的故事走向不太一样啊,这种时候松原应该羞涩地叫我“武司”然后允许我叫他的名字才对嘛。

“是我长相太严肃了吗?”

松原摇了摇头,说:“不是长相,是感觉啦!其实我有点怕你,你和我们这些人不一样,虽然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不过我相信你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未来,但你一定不会被这种经历绊住脚步的,这样一想,总觉得跟你离得很远。”

我很少从别人嘴里听到对我的看法,大部分时候我也并不是很在意别人怎么看我,尤其是不太熟的人。这是我认识松原之后第一次了解到他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我收起了玩闹的心情。松原的想法其实没有错,我的确是在刻意保持自己和这里的人的距离,关上了和外界交流的门,因为我很怕自己会和他们一起沉沦。不管我们被送进感化院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地方都不应该是堕落者的聚集地,做错事本身就应该受到惩罚,若是再不求上进,就真的该永世不得翻身了。

问题在于,松原是被我划在“自己人”的范围里的,我已经渐渐把松原当做是自己的朋友了,却没有意识到我没有及时把门对他敞开。

突然,我明白了,这真的是我的错。

我把自己看得太过特殊了,甚至把自己看作了这个感化院中高人一等的存在,可说白了,这只是自恃清高。不管我在怎么不喜欢他们的生存方式,我都不应该因此小看他们,轻视他们。松原就是一个例子,他证明了这里的人并不都是自甘堕落的,那些找我麻烦的人未必是真的看不惯我的做法,他们可能只是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改变。

我能不能帮助他们?一个新的想法诞生了。

想真正成为松原的朋友,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这一步应该由我踏出。

“我就在你下铺啊,哪里很远?”我站起来,走到他床边,向他伸出了手,“看,我们离得这么近啊,稔。”

他的表情空白了两秒,然后马上变得很欣喜。

“是啊是啊,明明很近嘛,以后请多指教啦,武司。”

稔握住了我的手。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