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4)

这章主要是过渡,下章就要开始回忆小诚了,武司也就要开始认识完整的留加啦

***

如果神明真的存在,我希望他们把眼睛睁开。

木藤教官再次带给了我一个坏消息,幸和勇太被送到孤儿院了。我知道这不会是小泉做的,可是,她的家人呢?他们真的还会像以前一样相信我吗?其实打从那个男人开始酗酒之后,街坊邻居看我们家的眼神就不太一样了,有时还会偷偷议论些什么,我一直当他们不存在,也没想过要辩白,毕竟光是家里的事就已经够我操心的了,别人说些什么,我实在是无力去管。

我不知道他们之前有没有怜悯过幸和勇太,甚至是我,又或者他们只是把我们家的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什么那家的爸爸不干活,全靠着长男养家糊口,家里两个小孩子总是穿着旧衣服,小儿子还不会说话。我没有资格去请求任何人帮我照顾弟弟妹妹,我可以相信的也只有小泉这个青梅竹马。然而事实证明,我们在大人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即使我们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担得起一个承诺。

我能够说服自己去理解小泉家人的选择,却没办法安慰自己幸和勇太会好好的。

这个家里我有错,那个男人有错,可是幸和勇太是无辜的,为什么这两个小孩子要成为我们的牺牲品呢?现世报来得太快,让我有些害怕。我得到了跟孤儿院通电话的机会,却在听到幸的声音时退缩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哥哥很快就会回去了,然后就会把你们接回家。我当然想这么说,可这是欺骗,事实是我还要过好几个月才能从这里出去啊。

我是不是不该活下来?

那夜之后我第一次产生这个疑问。

我是不是就该死在那个男人刀下?

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事情,那个男人是幸和勇太的亲生父亲,会好好对待他们。我应该让他杀了我,但要吊住最后一口气,假装是我自己想死的,这样对幸和勇太才是最好的,对这个家才是有利的。我是多出来的人,不该自大地以为自己还有什么存在价值。

这是我第一次想到“死”。

即使是前段时间在反省室里,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会通向何方时,我也没有想过放弃。即使是妈妈刚刚去世的那段时间里,那个男人突然变得颓废不堪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放弃。可我现在好累,我想要休息,却偏偏失去了放弃的资格,因为他们只剩下我了。

我想见我的弟弟妹妹,非常想,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也许神明真的听到了我的声音,所以给了我一个见到幸和勇太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让我有些犹豫,我的人生中很多次面临选择,而我常常会选错,这次,我依然不清楚正确的选择是哪个。

越狱,小心些的话没准可以见到幸和勇太,可以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哪怕只是躲得远远的,悄悄看一眼呢。

留在这里,毫无疑问是稳妥的,也是道德和法律上都正确的选择,但我就真的只能等来年才能见到我的弟弟妹妹了。我真的还能等那么久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下定决心逃跑的,从看到教官倒下开始,我的脑子似乎就不太清醒了,混乱的想法到处乱撞,像某种烦人的飞虫一样。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夜色,稔的身影就在我眼前,他叫着我的名字,催促我快点走。

不能回头了。我对自己说。

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安,我紧紧跟着那三个人的脚步。

“我们坐电车走。”我听到他们在商量,自己也点了点头。

先去找小泉,问清孤儿院在哪里。不,不能找小泉,她会被吓到的,还是应该去找甲斐,他会帮我的……

“唔!”我一时没看清脚下的路,踩在个小坑里绊倒了。

“快啊!”稔在前面叫我,样子很着急。

我没有马上爬起来。

甲斐,在这种时候,看着地上的落叶,我突然想起了甲斐。

是啊,甲斐会帮我的,我毫不怀疑这一点。不仅如此,他还会帮我照顾幸和勇太,陪着他们一起等我回去。

然后,我想到了另一个人,那个和甲斐有着相似面容的人。我明明说过想要做留加的朋友的,现在他还没从反省室出来,我就选择了抛弃他。留加是经不起背叛的,我有这样一种直觉,如果我就这样走了,在说过那么多好听的话之后走了,留加以后就不会再相信我了。

我在做些什么?

不能继续错下去了。这样想着,我捡起那片叶子,站了起来。

“稔,我们回去吧。”

我想把稔也带回去。

“你在说什么啊!”

“相信她,她一定会等着你的!”我走到他面前,抓住了他的手腕,“稔,相信我们的朋友。”

 

我还想拦下另外两个人,但我们之间有太多过节,他们只当我是碍事的人,最后我只能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电车上。自己做出的选择要自己负责,我已经尽了力,今后那两人的命运就和我不相干了,而我和稔则要回去接受我们应该受到的惩罚。

又是熟悉的地方,又是留加的隔壁。不同的是,这次木藤教官对我表现出了善意。

幸好回来了,不然真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失望啊。我看着木藤教官扔进来的那个小球,忍不住笑了出来,要试试用它来打扰留加吗?说起来,上次被关在这儿的时候,我听到过隔壁传来过撞击声,按照教官的说法,那是留加在用头撞墙。

也不知道留加现在怎么样,算算时间他应该过两天就可以出去了,本来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只是现在我又进来了,再见面最早也得两周之后。也许,趁现在离得近,隔墙喊话是个不错的选择。

“留加,我是武司,你在吗?”

啊呸,这真是没话找话,烂透了的搭话方式,他怎么可能不在?

“嗯,我在,好久不见。”

留加还真的理我了!那之后,他的精神状态好些了吗?

“好久不见,我……我又回来了。”

“因为什么呢?武司应该一个多星期前就出去了吧。”

“我……”听着留加的声音,我实在是编不出谎言,只能实话实说,“越狱了。我弟弟妹妹被送到孤儿院了,我一时有些着急想见他们一面,好在路上还是想通了。”

“对不起,留加,我只顾着弟弟妹妹,忘记了你还在这里。”

留加这次没有立刻说话,我内心有点忐忑,怕他会有被抛弃了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你真的和他很像,不止是长相上的。”

“诶?和小诚吗?”

“嗯,你和他一样善良、正直、勇敢。”

听到他的评价,我意识到留加已经不会再把我当成小诚了,他知道我们是不同的人,才会在我们身上找相同点。留加该不会是希望小诚活在我的身上?我不认识小诚,只能从留加的话里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留加还没有给我足够多的信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小诚在留加心中是一个完美的人。

但我不是,我是个有污点的人,甚至于“相泽武司”的存在本身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污点。

“留加,可以再多给我讲讲小诚吗?”

***

我习惯了晚睡,有时候夜深人静就会想些生活中的不好的事情,就容易想到死,想要解脱。人会在什么情况下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呢?我有时候会想这个问题,然后听一听中岛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最近在微博上看到关于霓虹的新闻,说有上班族刺伤自己就为了不去上班,也看到了评论和转发里有人说工作压力有多么大,我想真正选择了死亡的人大概真的承受了我们理解不了的压力吧,有些我们认为没那么严重的事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我也在想武司有没有曾想到过死,在父亲想要杀掉他,学校放弃他,外面的朋友不知道还在不在的情况下,弟妹被送进孤儿院会不会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呢?我相信武司强大的精神力最终会战胜这些,但是,我也希望他像个平常人一样,想过逃避,抱怨过命运的不公。

评论(1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