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5)

想在正常的时间写文更文,然而我那该死的灵感总在半夜找上我,好在是周末……

***

如果说我在进入感化院之后自己把心门关上了,那留加就是在他那紧闭的门上加了一把锁,把那门锁得严严实实的,他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我一直认为小诚就是那把锁的钥匙,所以我才希望得到它,帮留加把门打开。之后,留加可以出来,也可以留在里面,我绝不会强行把留加拽出来,如果留加不同意,我也绝不会走进去。

可是留加没有把“钥匙”交给我。

其实我也想过,是不是地点不太合适,既然我们可以隔着墙听到彼此的声音,其他人未必就听不到。再说教官也不会放任我们在这里聊天,说不定留加是不想在谈及小诚时被人打断。

我替留加找了很多理由,说白了都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人呐,总有些事是宁愿憋在心里直至被遗忘也不想跟别人提起的,比如我绝不希望有人问我是因为什么进的感化院,这事我不打算跟任何人提起。虽然相泽悟郎之于我,绝对和小诚之于留加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两个人在禁忌性上,没准程度相当。我知道这一点,却不只一次请求留加跟我讲一讲小诚的事情,这并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单纯出于好奇,我只是不想留加一辈子都被锁在自己的监狱里,我不想明明看到他就在我眼前,明明能听到他的声音,却感觉不到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

我明白自己在做一件刺探人隐私的事情,却停不下来。

 

留加是在离开反省室的前一天主动跟我提起小诚的,当时我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隔着一堵墙,留加的声音并不是很清晰,我们还得时刻防范着巡视的教官。我竖起耳朵努力辨认着留加说的话,一开始会偶尔附和两句以表示我还在听,后来我就不出声了,生怕打断他的话。

“小诚是转学到我们班上的,他来报到的那天,我正好有事去找老师,老师就介绍我们认识了,还让我带他去参观了学校。第一次和小诚见面,我以为自己看到了光,只是当时我还不知道这光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在河边见到小诚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他了,是一只小鼠。很神奇的,小诚接受了这件事,还跟我的朋友打了招呼。不是猫,不是狗,不是仓鼠,不是任何正常的宠物,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甚至不知道干不干净的小白鼠,却是我唯一的朋友。”

“小诚来我们班之前,我们班里有欺负人的事情,大部分人都视而不见,老师也管不了,可小诚只是刚刚转来,就有胆量在全班人面前痛斥欺负人的人和无视老师的人。他很勇敢的,当时我都有些被他吓到了,没想到他会替老师出头说那些话。你看,他真的是光,我们班里一直有阴暗,他一来光就来了。”

“小诚成绩特别好,一来就考了我们班里第一名,其实我当时有些不甘心,在那之前我们班第一是我,不过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在乎名次的。后来我知道小诚他家为了让他转到我们学校是顶着不小的经济压力的,他们家开拉面店,请不起帮工,连他怀孕了的继母都在店里帮忙,小诚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我妈妈和一个已婚男人有那种关系,小诚来我家的那天刚好撞上了,那天我当着他的面做了些他不太能接受的事情……我划了那个男人的车,本来我是想让小诚也帮我的,但是小诚不干。我大概是吓到小诚了吧,可他之后还是愿意跟我说话,还是会关心我,小诚那么好,那么正直,那么干净,我却让他做那种事情,我……”

“小诚被我们班里一些人针对了,那些人变着法欺负他,在他便当里加‘佐料’,把他锁在教室后面的储物柜里,在他课本上胡乱涂抹,诬陷他偷东西,还会殴打他。小诚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会反抗,却不愿意给家里人和老师添麻烦,一直都瞒着。可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一群人呢?何况,那已经不是人的行为了。”

“我们学校有个会体罚学生的体育老师,因为一些误会他一直针对小诚,我知道小诚后面已经怕了上体育课了,他……他走的时候身上不知道有多少那个人留下的伤痕。”

“小诚有一段时间没来上学,他回到学校的那天早上,跟班里同学打了招呼,然后就是那天,他从学校的天台上跳了下去,因为班里那群人把他逼得无路可走了。后来我听说,原本他父亲已经打算让他转回原来的学校去了,只是他不想浪费他父亲的一片苦心,也不想家里有更大的负担,才回到了我们学校,才开始重新面对这个学校,可我们……我就在那个天台上,如果我当时抓住了他的手,或者跟他一起掉下去该多好?我应该冲出去的,而不是看他像个坏掉的玩偶一样摔在地上……”

讲完最后一段,留加沉默了。

我不知道留加是不是按照时间顺序讲的,他讲的有些片段我没有听清,不过顺序也不重要了。

“留加……”

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他的回应。

“武司,我的记忆出过一点问题,从我意识到你不是小诚那天起,我就在回忆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到现在,我终于想起了关于小诚的所有细节。武司,我不会再把你当成他了,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三年了,这个世界失去小诚……已经三年了。”

这之后,直到留加离开反省室,他都没有再和我说过话。

我还没来得及在脑海中拼凑出小诚的形象,就被留加最后的话震撼到了。小诚的结果是在他面前坠楼,这是他和小诚之间最后的回忆,留加说他想起了和小诚有关的所有细节,也就是说,在这些日子里,我在和不在反省室时,留加一直在用这些或快乐或痛苦的记忆凌迟自己,不,小诚不在了,哪里还会有真正快乐的记忆呢?

我把对留加的心疼暂时压下,开始想小诚,开始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寻找小诚。

然后在我不知道也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我的眼泪擅自跑了出来。小诚是个多好的孩子啊,他比我大一些,如果还活着的话应该马上就要考大学了,以他的成绩,一定能上个不错的大学,然后会帮着家里照顾弟弟或妹妹,可能还会做些兼职补贴家用。

但他已经不在了。

这个事实击中了我,我的心里好像突然开始下雨了,雨水冰冰凉的,一下一下扎着我的每一寸皮肤。我把被子展开裹在身上,可还是不能阻止自己的颤抖,不能阻止身体一点点变冷。

留加的最后一句话突然又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一遍又一遍。

这个世界失去小诚已经三年了。

***

这里写的武司听说小诚死了的时候的反应其实是我的反应,追剧的时候看到小诚掉下去想的是折磨总算结束了,可是之后每每在想到这个事实就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