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7)

“留加,对不起,我不是心理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你。”

我很想这么对留加说,可是话到嘴边我却说不出口。我自己决定要听留加的故事,自作主张要帮助留加,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把留加当成了受害者,现在知道真相了,又想怪留加:你怎么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

留加曾经把我当成小诚,我又何尝不是把留加当成了甲斐?

甲斐,此时此刻我倒是更希望我自己是甲斐,留加的所作所为很过分,但弑父岂不是更大的罪名?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我拔出插在那个男人身上的刀,然后甲斐就进来了。他看见了倒在地上的相泽悟郎和拿着刀的我,他看见的是相泽武司弑父的场景。可是我温柔的甲斐没有离开这个满手鲜血的相泽武司,即使他并不知道这血是从我心里流出来的。

如果是甲斐的话,他不会抛下留加不管。

留加发现了我的沉默,他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突然问道:“武司,你觉得我可怕吗?”

我该怎么回答?他又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你肯定觉得我很可怕吧,像个……怪物。”

我打了个寒颤。

    怪物。我刚刚这么说过,但并不仅仅是说留加,那个班级里的所有人,包括老师和学生在内,都是怪物。

“小诚一定也觉得我很可怕,现在想想,他从没有主动握住我的手,也许他早就知道真相了吧。”

他说着,手慢慢下移,直到牵住了我的左手。我抖了一下,没有挣脱。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抱住了我,我没有推开他。

第二次见面,我主动向他伸出手,让他写下小诚的名字,却没想到他会抓住我的手。

这一次,依然是身体接触,我已有了些预感,却放任他做他想做的事。

“武司,我其实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对妈妈来说,我是个拖累,她一开始抛弃了我,我也怨恨过她,既然不想要,为什么还要生出来?我不知道爸爸是谁,也不知道正常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妈妈后来还是回来找我,带着我一起生活,但她同时还跟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保持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我费尽心思扮演一个好孩子,怕她再抛下我,可我从来都不是她的唯一,她甚至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武司,你能相信吗,一个母亲竟然一点都不了解她的孩子?”

留加轻轻拉着我的手,抬头看着我说话。我突然发现他脸上还带着泪痕,留加一直在哭泣,即使他没有发出声音,即使不那么歇斯底里。

此情此景让我宁愿自己是个瞎子。

留加的脸太过精致,他哭起来的样子会让人忽视他的内在。

“唉。”

留加,你真是长了张天使的脸,有谁会不被你吸引呢?看着这样的脸,又有谁能说出指责的话?

“如果连你都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我的存在简直就是滔天大罪了。留加,你觉得是先失去再拥有比较好,还是先拥有再失去比较好?”

“不曾拥有,谈何失去?”

“你不要纠结于我的措辞。”

“哪个都不好,不是也有人能一直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那你觉得是你妈妈一开始抛弃你,后来又和你一起生活比较好,还是我爸爸养了我十几年却一朝翻脸要杀我比较好?”

留加愣了一下,我感觉到他抓着我手的力度变大了一点。

“留加,我们不用比谁更惨,比我们更惨的人多的是。我妈妈和别人外遇生下了我,我也是不该存在的,可我还是活了下来,现在依然活着。如果我妈妈还在世,我也想问她为什么非要把我生下来,但在那之前,我会先感谢她生下我,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留加,生命本身就是妈妈给我们的礼物,她不可能不爱你,但她也不是必须只爱你一个人。”

我弯下腰,右手绕过他的背,轻轻抱住了他。

“留加,活下去才能感受爱。”

 

生活似乎渐渐变得好了起来,教官不再不通人情,我可以定期给幸和勇太打电话,甲斐和小泉也会写信给我说一些外面的事情,稔开始让我教他一些功课,至于留加,他还是有些孤僻,但我们已经可以开始聊一些轻松点的事情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依然有人在坚持不懈地找麻烦。

那两个逃跑的人从反省室出来之后找上了我和稔,质问我们为什么要回来。他们说如果不是我们没胆量逃跑,他们也不会被抓,更不会受到那么严厉的惩罚。我理解不了他们的逻辑。

“你们决定要做乖宝宝的时候,有没有预计到会有今天?”

那两人带着另外三个也属于他们那个小团体的人围住了我们,看起来像是想动手。

“稔是被我带回来的,你们把他放走。”我了解这群人,毕竟以前经常“打交道”,他们今天不发泄痛快是不会走了,我已经习惯了,但没必要把稔也牵扯进来。

“哼,我们的目标本来就是你。喂,稔,我们更熟一些吧,要不要加入我们?你应该也看这家伙不顺眼很久了吧,整天装成一个乖宝宝讨教官喜欢,根本就瞧不起我们,可他有什么资格啊?进了这地方就都是一样的人了,装什么清高?”

“我才没那么想!我是自愿回来的,跟武司没关系!倒是你们,自己不愿意改变就也看不得别人改邪归正,懦夫!”

“稔!”我有点着急,他这么说会激怒那些人,我不想稔被我连累,他们原本应该是针对我的。

“没事的,武司,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今天还要谢谢他们给我这个机会。我不想像他们一样,不停重复着出去进来,把人生全都浪费掉!”

稔的话音刚落,有两个人就冲了上来。

“MI……唔……”我想让稔快跑,却被人捂住了嘴,发不出声音。

“唔……唔嗯……”三个人对付我,我实在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稔在我面前挨打。

“相泽,看见了吗?你的狂妄自大只会害了别人!”

我被按在地上,有人用脚重重踢了我的腹部,有人踩着我的脚腕,有人扭着我的胳膊,我被拎起来又摔回地面,拳头暴风骤雨般落在我身上,疼痛太过强烈让我失去了声音,但它没能夺走我的听觉,我听见了稔在一旁发出细微的呻吟声,那声音让我发狂。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留加。

“你们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不,不,留加,快走!

他没有听到我的心声,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神奇的是一直在踢我的那个人竟然在留加靠近时后退了!

“怕什么!他一个人能干得了什么!”另一个人压着声音阻止他的同伴后退,还顺手推了那人一把。

“唔!”那个壮熊被推着往前两步,好死不死踩在了我的手上。

留加的视线慢慢降低,我趴在地上,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之前那些人为什么会被留加吓住。

宛如天使从天而降来伸张正义。

壮熊立刻把脚挪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木藤教官的声音响了起来。

“教官,我刚听到这边有奇怪的声音就过来看,发现这群人正在对相泽和松原拳打脚踢。”留加对教官稍稍解释了一下,就朝我走了过来。

我努力撑起了身子。

“武司,没事了。”

他跪在地上,小心地抱住了我。

***

如果亲们有发现文里有奇怪的地方,请大声告诉我,我我我我写的时候好几次把留加和甲斐和武司写错了,我被人名绕晕了……可能……可能还有我没发现没改过来的地方………………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