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8)

原创人物出没预警

***

我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从我的角度看去,窗外没有月亮,只有树梢在晃动。缓缓呼出一口气,我感觉身体稍微放松了些。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安稳,身上好多地方都在疼,我甚至找不到一个能让我安稳入睡的姿势,最后战胜了疼痛的大概是我的生物钟。稔的状况大概也和我差不多,睡着之前我听见了他嘶嘶吸气的声音。那几个人到底是太过分了,之前只针对我一个人时还有所收敛,这次大概是气疯了,下手狠得多,可我还是不能接受他们生气的理由。

要不是幸和勇太还在等着我接他们回家,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念头一出现,我就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梦。梦的内容并没有多惊心动魄,只是梦里出现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了。

国中时候我就喜欢小泉,但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胆量表白,也没有心力去谈情说爱,毕竟那时家里情况就已经不太好了。然而即使我不想,有些时候桃花运还是会找上门来,三年级那年,我收到了一封情书,就因为它,我差一点走上了不良少年的路。

那封情书是突然出现在我课桌上的,就摆在课桌的正中央,单凭肉眼看的话,它的四条边与桌面的四条边几乎是完全平行的,这让我觉得有点恐怖,我想象了一下有人站在我的桌前拿着把尺子比来比去,就为了把一封情书摆在“正中央”,比起示爱,这更像示威。

当然我确定那是一封情书,因为我打开看了。

写信的人留下了她的名字,那个名字让我胆战心惊,因为它代表着我们那个学校混乱而阴暗的一面。是的,我的学校里也存在欺凌,只不过不在我的班级。我之前指责留加对小诚受到的欺负袖手旁观,可我又何尝不是呢?

早见沙耶加,非要加个定语的话,当时的我会选择“心狠手辣的不良少女”,我听说过他们班有个女生被欺负到不敢去上学。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整我,毕竟我和早见连话都没有说过,我知道她,她却未必认识我。现在想想,我还是对身边的人和事太不关注了,如果我有仔细看过成绩单,就会发现早见的排名很靠前,尽管她是个不良少女。

事实证明那封情书的确是早见写的,那天放学的时候我在校门口被她拦了下来,而唯一让我庆幸的是小泉有社团活动不会跟我一起走。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早见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因为她找上我只不过是需要一张挡箭牌,而我刚好符合了她所有要求。

对,我就是一张挡箭牌而已,早见被其他学校的一个男生纠缠,那人跟他说除非她有男朋友了否则就不会放弃。这理由让我不顾礼仪扭头就走,一方面我觉得自己被人“光明正大”地利用了,另一方面我不那么相信她的话,她可是早见沙耶加,被人纠缠了不应该直接纠集一群人去打一架吗?而且她的小团体里又不是只有女孩子,为什么要找一个不知道愿不愿意帮忙的陌生人?

“我只见过一个长相让我喜欢的男孩子,那就是你,喂喂喂,帮个忙嘛,我长得又不丑,跟我交往还能让你很风光,没坏处啦。”她跟在我身后喋喋不休,说着些无厘头的话劝我答应她,而我完全不知道她的话中哪句真,哪句假。

早见确实不丑,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了,但这并不能说服我接受她。小泉也很好看,而且还不会欺负同学,与其“假扮”早见的男朋友,我倒宁愿克服自己的羞耻心去向小泉表白。至于“风光”,那并不是我追求的东西。

“喂喂,相泽君,不要这么冷漠嘛,好歹体现一下同学爱啦,好不好哇?”

同学爱?听到她这么说,我停下了脚步。然后她也停了下来,并没有走到我身旁。

“相泽君一定是觉得我自己都没有同学爱这种东西,要不我怎么会欺负人嘛。”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带着点愉悦,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一样。

我猛地转过身,看到她就站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抬头看着我,双手环胸,脸上挂着一种近乎嘲讽的笑容。

“相泽君,看来你就像我猜的那样,是个正义感和道德感都很强的人,但是那种东西帮不了你,比如,它们不能阻止我把莳田泉赶出这个学校。”

“你想对小泉做什么?”我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怒火,告诫自己不能对女生动手

“你猜咯,看看我之前做了些什么嘛,相泽君这么聪明一定能猜到的!”她冲我做了个wink,脸上笑容不减。

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而早见显然是注意到了。

“如果你想打我的话就尽管动手咯,放心这里没有我的小伙伴,当然我觉得他们也吓不倒你。不过,”她向前踏出一小步,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我校服的扣子上,“相泽君道德感很强嘛,想必也不会对我这么个小女生动手。”

魔女。

我的脑海中冒出了这个词。

“相泽君觉得我是魔女吗?”她看着我,眼神中带着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不应该有的……妩媚。

我向后退了一大步,拉开了距离。

“你在想我怎么会知道?其实我会读心术哦。”她留在原地没有动。

我又向后退了一步。

“骗你的啦,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我。”

她的笑容扩大了一些,这次看着竟有些真诚。

我自然是没有答应她,更不可能动手打她,只是我真的害怕她会让人欺负小泉,所以我默许了她每天放学后一直跟着我的举动。她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大多数时候只是静静跟在我身后,偶尔会走近一些,跟我说一说纠缠她的那个男生,那时我就默默听着。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将近一个月,期间我几乎没跟她说过话,她看上去也不太在意。

然后突然有一天,早见消失了,我没有在校门口看到她的身影。那天我自己走回了家,以为那个男生终于放弃纠缠她了。也就是在那天,我意识到了习惯有多可怕。我确信自己没有喜欢上早见,也确信她在我心中依然是那个不良少女,但我还是在发现校门口没有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甚至于在独自一人走回家时产生了莫名的失落感。

之后的两天她都没有出现,我也没去打听,直到她消失的第四天,有人找上了我。

那个男生自称“结城仁”,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名字,早见跟我提过。

“你是早见的男朋友?”他挑起眉毛看着我,微微仰着头,一副高傲的样子。

他说话的姿势让我很不舒服。结城本就比我高,这样对话分明是在蔑视我。

我不想理他,直接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他也没拦我,只是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句:“早见不会再来学校了。”

哦,那看来是结城已经追到她了,这是跑来找我炫耀呢。不过无所谓,反正我不是早见的男朋友。

“她估计快死了。”

我还是继续向前走。

“她被强奸了,这几天忙着自杀,没空理你,我好心来通知你,你就这态度?”

“你说什么?”我停下来,转身看着他。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耸了耸肩膀。

“我说她被强奸了,这几天忙着自杀,应该快成功了,你以后看不到她了,听清了吗?没听清的话我还可以再重复一遍。”

结城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响,世界却忽然变得不真实了。我听到了什么?早见被怎么了?真的是早见吗?我有好多问题想问,但在问出口之前,我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记不清早见的长相,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一直跟在我身后,可我从未回头看过她一眼。现在,她终于要离开了吗?

“我打听过,你叫相泽武司是吧?怎么样,伤心吗?我可是很高兴的,本来我是打算自己把她追到手,跟她上床,然后再把她甩了,谁知道她这么快就遭报应了。你是不是还没跟她睡过啊?看你的样子就像个乖宝宝。”

“你到底是谁?”我冲上去揪住了他的领子。

他的手仍安稳地插在裤兜里,而他的头扬得更高了些。

“结城仁,我是结城爱的哥哥。”

“那又是谁?”我冲他大喊。

下一秒,他扯开了我的手,一拳打在了我脸上。一股血腥味在我嘴里蔓延开,有点恶心。

“你问我那是谁?你竟然问我那是谁?你连早见干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就赶着去舔她的鞋吗?早见逼得小爱都要退学了,你竟然还敢问我小爱是谁?”

结城把我按倒在地上,抓着我的领子质问我。

早见的班里有个女生被欺负到不敢上学,我以前不知道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现在我知道了。

“小爱不是个开朗的孩子,而且还有点傻,傻得把早见沙耶加当朋友,我早说过早见和她不是一路人,她就是不信,宁愿相信早见也不相信我,结果呢?你看看早见沙耶加做了些什么,你知不知道小爱现在在家里都不会笑了?你知不知道我看到小爱身上那些伤口的时候有多难过?可你们呢?你们跟着早见一起欺负我妹妹,你们都是共犯!”

结城怒吼着,又朝我挥了一拳。

我的耳朵里全是“嗡嗡”的声响,结城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但我完全听不清。恍惚间,我好像看到那个小魔女站在结城背后,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悲伤,她看着我,对我说“对不起”。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用尽全力把结城推开。

“早见在哪儿?”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管她在哪!”结城还想再扑过来。

“我问你她在哪!”我忍不住还了他一拳。

结城摔倒在地上,他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还手,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脸色更加阴沉了。

“你找死。”他把外套脱了下来,扔在地上。

当我被两个人从背后架住时,我才明白过来,结城的举动是一个信号,他不是一个人来的。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被毫不留情地殴打是什么感觉,我想,他当时是真的想杀了我。

救了我的是早见。

她在我已经无力反抗时出现,拿着一把刀,抵在结城的后颈。

然后我听到了结城癫狂的笑声,听到了女孩子的呻吟声,再然后,早见抱住了我,压在我身上慢慢变冷。我看到了她的脸,她还带着小魔女的笑容,像以前一样漂亮。

早见没有死,但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后来,我从她的朋友那里听说,她当时是打算回学校跳楼的,只是在路上碰到了我和结城,就没去成。

我没有问过那些人早见为什么要欺负结城爱,也没有问过他们早见遭遇了什么。我每天依然正常地上学和回家,只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会晚上偷偷跑出去和早见的朋友们在一起,打架或者只是游荡。

再后来,他们商量着要去找结城复仇,我拒绝了。

对此,早见的一个好姐妹是这样说的:“你早晚有一天要被你那可怜的道德感压死。”

如果早见知道这件事的话,应该会赞同她那好姐妹的说法吧。不过有机会的话,我想告诉她,那差不多是我最没有道德感的一段时间。

 

我已经很久没想起过早见和结城了,可他们在这天晚上争着跑进了我的梦里。

结城了无生气地躺在水泥地上,身下是一大片血迹。早见蹲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把刀,一下一下地戳进他的身体里,血溅在她脸上,她却依然在笑,边笑边看着我说“没事了”,我被她的样子吓到,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试图阻止她的暴行。她把刀扔下,扑倒了我怀里,我拍了拍她的后背,想要安抚她,她抬起头,那是留加的脸。

我就是在这时惊醒的。

留加。

我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他救了我。

他的怀抱很温柔。

影山留加,早见沙耶加,在这个漫长的夜晚,两个没什么联系的人在我脑海中重合了。我以为留加缺乏对生命的敬畏感,我以为早见是个心狠手辣的不良少女,我给了他们负面评价,并且不觉得自己的判断是错的,可他们救了我。

相泽武司,你何德何能得到那么多人的青睐和帮助?

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我不想让人听到,只能用力咬着自己的手腕,阻止声音漏出来。

我突然很想见留加。

还有早见,我忘了对她说“谢谢”。


***

这一章比较长,主要是有几个原创人物,之后应该还会完善一下这里提到的故事。武司心疼留加,把留加当成朋友,但他不会忘记留加曾经做错的事情,因此虽然不表现出来,但内心深处仍存有疑虑和偏见。这里原创“早见沙耶加”这个人物,是为了和留加类比,让武司认识到了解一个人不能只靠“印象”,然后他们才能从互舔伤口慢慢变成真正的朋友,然后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