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10)

走出感化院大门以后,我的那点小小的期待彻底落空了。记得来这儿的路上,我坐在车子里看到了甲斐,他站在远处的桥上,目光追寻着这辆车。那样的距离,我并不认为甲斐能看到我,可他依然站在那里,看着我,让我知道他一直在,他会等着我。当时的感动与现在的失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种落差感在那个叫“忍子”的女孩子出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我曾许多次幻想过走出这扇大门的情景,现在看来,那太过美好,倒像是个梦。梦里有小泉,有甲斐,有幸和勇太,小泉和甲斐一定费了很多口舌才把两个孩子从孤儿院接出来,也许他们还犹豫过,不知道该不该带孩子们来这里。而我会很开心,会感谢他们所有人的出现,哪怕我不那么想让弟弟妹妹知道我做了些什么。谁让我想见他们呢?我会先抱抱幸和勇太,然后和小泉拥抱,可能的话会偷个吻,这时甲斐一定会蹲在旁边把小孩子们的眼睛捂住,最后,是甲斐。我也要和甲斐拥抱,要在他的耳边对他说一声“谢谢”,让我的声音直接传进他的耳朵。

可是没有人来接我,谁都没来。

稔是我的朋友,我亲眼看着他一点点变好,知道他给那女孩寄出每一封信的时间,分享过他收到信时的快乐,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又哭又笑,我真的很高兴。

我喜欢看到人家幸福的样子,那让我有种自己也变得很幸福的错觉。

但我也感觉到了,心底还有一点不安分的狂躁,那是嫉妒。它藏在我心里,有时会偷跑出来,每次跑出来都要伤人,所以我会努力把它锁在笼子里。它伤害过甲斐,这次我不会让它再伤害我的朋友了。

“稔,”我叫了他一声,冲他笑了笑,“我先走啦!”

“武司等等!”稔慌张地朝我跑了过来,手在包里翻来翻去,最后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信纸递给我。

“武司,可以写一下你家地址吗?等我找到工作安定下来会给你写信的!”

“啊……啊,好。”

我接过纸笔,把纸叠了两下,写下了家里的地址。

“一定要再联系啊,以后我说不定会去东京找你。”

我听到野兽的咆哮声变小了,心有猛虎,却只会“喵喵”叫,没什么威胁力。稔啊,也许你不知道,有时你真的像个小太阳,活泼地发光发热,能驱散住在人心里的妖魔鬼怪。

离开之前,我最后一次回头看向感化院,对这个地方,我自然没太多的留恋,只是留加还在里面。明明他才是年龄大的那个,我却始终放不下对他的担心。明明才分开没多久,我却已经开始期待下次相见。

 

我还是听到了我想听的那句话,小泉对我说了“欢迎回家”。那一刻,我恍然发觉自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世界没有变,小泉还在这里,我依然是个有家可回的人。天知道这时我多想抱住她,对她说一句“我回来了”,而不是傻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她忙前忙后。

但即使只是看着她,我也已经很幸福了。

小泉好像变成熟了,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她身上出现了女人的影子,不再只是一个女孩儿了。是什么改变了她?我忍不住胡思乱想,然后渐渐意识到她可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一个人承受了很大压力。小泉一直把我家的两个小孩当作她自己的亲弟妹,他们被送到孤儿院后她一定多操了很多心,再加上还有我这么个“弑父”的男朋友,想来有人会在背地里说三道四。

想到这,我想问一问小泉为什么不给我写信了。然而,我该怎么开口才能不让她以为我是在埋怨她?

“欢迎回来!”小泉把饭菜摆好,坐在了我对面。

我愣了一下,突然失去了问她的勇气。也罢,不急在这一时,先享受重逢之后第一顿美餐好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小泉给了我一个问出口的机会。她为没去接我向我道歉,虽然一开始我是有点在意这件事,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我就不再介意有没有人接我了,只要有人在等我,在哪里都无所谓。心里这样想着,我顺势问出了自己真正好奇的事情。

“没关系啦!倒是后来,你们都没有写信来,到底是怎么了?”我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让它听起来像是不经意间问出来的,其实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变快了。

小泉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眼神游移不定。我能看出她的紧张,从小就可以,只是以前我会在这种时候安慰她,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我甚至有点害怕听到她的答案,怕她讲出真实的原因,因为此时我有种直觉,真相会让我大受打击。

好在小泉选择了敷衍我,她说:“对不起,因为最近比较忙。”

“忙”,这是个好借口,它使得这个答案亦真亦假。我可以继续追问“在忙什么”,但那毫无疑问会把我们推向一个无底深渊。小泉不想说实话,小泉也不想骗我。好吧,至少她不想骗我,这个答案我可以接受。

“反正我自己也不是很常回信,只是有点在意罢了。”这是假的,我每次都会回信,哪怕是在他们不再给我写信之后,我也坚持寄信给他们。小泉一定也知道这是谎言,只不过现在我们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对不起,武司……”我没想到小泉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她仍在犹豫要不要把真相讲出来。

不,不要说。如果小泉有读心的本领,她一定会听到我的心在呐喊着拒绝。

“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跟我道歉,像个笨蛋一样。算了啦,反正我们已经见面了,而且看到你的人我也安心了一些。”我本能地说出了这些话,不想让她继续下去。

“这次是另一件事。”小泉没有停下来,“之前你写信说曾经接受过早见同学的帮助,拜托我去打听一下她现在住哪里,我找朋友帮忙问了问当时跟她比较熟的人,但是他们都不太清楚,她当时好像是突然消失的,没跟任何人说。还有就是,我朋友还听到了一些传闻,是关于武司你和早见同学的……”

小泉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我想起来了,信里我没细讲和早见的关系,只说是她帮了我一个大忙,小泉打听的时候一定是听说我们经常一起回家,关系暧昧了。

“啊!小泉你听我解释,我我我我没跟早见在一起过,我们连朋友都称不上,是她……非要……追着……”

早见保护了我,她抱着我,脸上带着小魔女的笑容。

“不,我们是好朋友,常常一起回家,她为了救我被人刺伤,所以才离开了。”

“小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一直没跟你说这件事。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没关系的,武司,这些事已经过去了。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没能打听到早见同学现在住哪里,不是想质问你。”小泉微微朝我探身,浅浅地笑了下。

我们都说谎了,但我们也都没有揭穿对方,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现在给不出正确的答案。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