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12)

“小泉呢?”

甲斐一开口就是问小泉的情况,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多好,还能天真地想一想这不过是我们三个关系好的证明。

“现在在睡觉。”

“情况怎么样?”

“不用担心,只要她醒了就可以带她回家了。”

带她回家,回哪个家?我曾以为自己可以给小泉一个家,未来我们会组建起一个幸福的家庭,家里有两个小孩儿,一男一女,幸和勇太会和我们住在一起,还能在我们没空的时候帮忙照看孩子们。我会努力赚钱,买一栋大房子,即使很多人住在一起也不怕挤。周末的时候甲斐会来串门,带着他漂亮的妻子,我们可能会聊到很晚,于是他们就住下了。

可是我的梦已经注定只能是个梦了。甲斐,我的好朋友,我最信任的人,亲手毁了我的幸福。

他一无所知,放松地在我身边坐下,还说着什么“太好了”。

“真是不好意思,下这么大雨还把你叫过来。”我坐在他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先说些废话。事实上,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问他,因为我很清楚,一旦我问出口,这件事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不喜欢背叛,但也不想失去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还可以自欺欺人,万一是我的直觉出了错呢?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

然后甲斐自己推了我一把,他说“不会”,语气听起来十分轻快。

我自认为刚才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以前的甲斐一定能发现,可他现在已经把注意力全放在小泉身上了。我悄悄看了他一眼,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能看着他。我这样对自己说,站起来走到了窗边。窗外雨很大,雨声可以穿透玻璃传进屋子里,我看着雨,看着被雨打得枝叶晃动的树,几个月前的那个雪天被我从记忆里捡了出来。那天我也是这样看着窗外,靠着对他的思念压下了心里的不安。

“藤木,你记得吗?几个月前有个晚上下了场好大的雪,我就给你写了封信。那天晚上你有想起我吗?”

“相泽……”

“今天我和小泉约好要出去玩,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领薪水的日子,可是小泉却没有来,她一个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好几个小时。藤木,我有件事想问你,”又一次,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它和雨声混在了一起,就好像我的心在淋着雨,“你后来为什么不给我写信了?不管我写多少信给你,你都一直没有回,包括我刚才说的那封。还有,小泉也没再给我写信。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说下去。

为什么不骗我?哪怕编一个借口也行,家里出了事,有了新朋友,随便说什么都行,说什么我都能信。可你偏偏什么都不说,为什么?甲斐,你是还想当我朋友吗?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安心恨你的理由吗?

“小泉怀孕了。”

我转过身,居高临下地抛出了这句话。甲斐的反应是眼睛一下子睁大,僵硬地抬起头看向我。我不是侦探,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告诉我不是你,对方不是你吧?”

我朝他走过去,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我看着他的脸,他却把目光错开。

“应该不是你吧?告诉我不是你啊!”

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话,只要不是甲斐,谁都可以,我不怕进感化院第二次。然后,我终于听到了他的回应,那是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原谅我……”

“原谅我,相泽……我,我只是希望有人能救救我,那时候只有她陪在我身边,只有她能听到我的声音,就这样,我渐渐喜欢上她,所以我才无法回信给你……”

他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慢慢说着这些伤害我的话,最后却又突然抬起头,急切地说道:“可是在你回来之前我们就分手了!”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几个月前,留加也是这样抬头看着我,他问我“小诚会原谅我吗”。我猛然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正处在一个奇怪的精神世界里,我眼睛看到的甲斐十分真诚,心却不愿意相信。

小泉听到了你的声音,那我的呢,甲斐?我的声音传到了谁那里?

“你真的喜欢小泉吗?那你为什么不从我手里抢走她?”我走开了一些,不敢再看着他的脸。

“我无法做出背叛你的事。”他在我背后这样说。

“你已经背叛了啊。”我鼻子一酸,突然觉得很委屈,他凭什么还能说出这种话?我想打他,把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打他,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我。可我不能,我还在犹豫,我不想像他的朋友一样来解决这件事。

这个晚上的我不适合做出任何决定,我怕自己太过冲动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留加做过的事我不能再做,小诚没有说出口的原谅我还有机会说,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冷静一下。

“你走吧,藤木,暂时不要让我看见你,你也不要出现在小泉面前。”

“相泽……”

“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我背着身不看他,过了一会儿,听到椅子轻轻响了一声,他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小声说了句“那我先走了”。

我听到门打开,又关上,终于忍不住在原地蹲下来,哭出了声。


甲斐走后不久,小泉的妈妈赶到了。她进来以后只是冲我微微点头,就直接进了病房,没跟我说一句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进去,不管日后怎样,至少小泉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

“阿姨,抱歉我没照顾好小泉,我……我先走了,小泉就麻烦您了。”我把病房的门打开一条缝,小声对她说。

她转过头看我一眼,站起来走到了门边。

“小泉是我女儿,是我麻烦你了。”

“不不,没有,您别这么说,我……”

“武司,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你能不能不要再来找我们家小泉了?”

“什么?”我惊讶地看着她。

“拜托了。”

说完这句话,她把门关上了。

我被关在门外,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风水轮流转,我刚把甲斐赶走,现在就轮到我被赶走了。

雨一点都没有变小,来的时候我没有带伞,只能淋着雨回去。我不想回去,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和在外面没什么区别。我想随便走一走,想一想今晚的事,可是雨声又太吵了,走在路上我完全无法好好思考。

我该去哪儿呢?去找妈妈?不,不可以,去了那里我的脑子会被甲斐填满。

最后,我走到了公园,今天我找到小泉的那个地方,那是我的故事的转折点。在那里,我见到了他。

甲斐坐在今天小泉坐过的长椅上,低着头,衣服已经彻底被打湿了,紧紧贴在身上,样子十分狼狈,活像条丧家犬。我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手脚都冻得冰冰凉,几乎失去了直觉。他似乎没察觉到有人来了,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像,不惧怕风吹雨打,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可我知道他不是雕像,他是个活生生的人,不久之前我还抱过他,听过他的呼吸,感受过他的温度。

落得这个下场是他自己活该,谁让他做出了背叛朋友的事,还试图瞒过我。我应该这样想的,但那前提是我没有看到这个画面。从我和甲斐成为朋友的那天起,我从未想过要带给甲斐痛苦,今夜发觉被他背叛后,我觉得他辜负了我的信任,不由得产生了恨意。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看到雨中那个失落的背影,心中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意,有的只是愤怒和另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我绕到了他的面前,在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给了他一巴掌。

“相……相泽?”

甲斐倒在了椅子上,吃惊地看着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以为把自己冻死我就会原谅你了吗?”我冲他大吼,雨水飘进嘴里,打在脸上,我的眼睛睁不开只能眯着。这副样子不好看,我没资格说他,却实在难以抑制心里的火气,只想发泄出来。

“藤木,我讨厌你,你明知道小泉以前喜欢你的,既然你也喜欢她,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为什么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弯下腰,两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小泉听到了你的声音,那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也想有人能帮我,可你们谁都没听到!”

“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相泽……”他把手覆在我的手上,不停重复着“对不起”。

我甩开他,站在原地喘息了一会儿,还想接着骂他几句。这时,他突然站了起来,抓住了我的手。

“你写信的那个雪天,我也想起了你,就是那天我知道了父亲对我没有一点期待,那时候我特别希望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直在叫你的名字,来的却是小泉。是我太懦弱了,我没有你那么坚强,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对不起,对不起啊,相泽!是我错了,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你,原谅我,好吗?”

他看着我,在这么暗的夜晚,我依然能看出他眼中满怀期待,而我不想回应他这种期待。

“如果是我又能怎么样?你说的没错,藤木,你就是个懦夫,只能等着别人的救赎,没人救的话随随便便就会被摧毁。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那么多人不放心你。”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把手抽了出来。

“赶紧滚回家吧,就算父亲不关心你,至少你还有母亲。”

留下最后想传达的话,我离开了公园。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