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13)

实在是太抱歉了,之前一个星期在赶学年论文,现在总算把初稿交上了,在导师找我之前就有时间更新了,对不起大家!!!(为了学分背叛了自己)说起来有时候写文没思路了也会卡,但卡文和卡论文果然是不一样的,卡论文实在是太痛苦了o(╥﹏╥)o

另外反省一下自己,机缘巧合打开b站看了一集家教,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沉迷其中了,前几天有点热血过头,画风都变中二了不少,赶紧矫正回来,希望文风没受到影响(┳Д┳)

***

我不能再和甲斐做朋友了。

曾经的甲斐是照进我生命中的一束光,带着我贪恋的温度,温柔地闯进我心里那个阴暗的角落,把我解救出来。自从认识了甲斐,每次黑暗找上门来的时候,我都能借着甲斐的光驱赶它们,我以为我能一辈子拥有这个好朋友,能靠着这一束光一直走下去,可我却忘记了,甲斐也是人,人怎么可能只有光明的一面?

冷静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特别恨他,只是有一些失望而已。如果甲斐的“背叛”不是趁我不在占有了小泉,如果我在猜到真相之后没有找他对峙,或许我还能像原来一样面对他,但是我一时冲动把一切都说开了,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未来了。与其日后尴尬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如快刀斩乱麻,时间会帮助我们忘记彼此,以后的日子,也不过只是回到认识甲斐之前的生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早就不是一个会害怕寂寞的孩子了。

趁着天还没亮,我赶紧躺下睡了一会,毕竟工作还是不能撂下的,我得尽快把幸和勇太接回来。也许是因为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也许是因为睡前我还在胡思乱想,这一晚我睡得一点都不安稳,甲斐一直在梦里追问我为什么要抛弃他。

如果“祸不单行”是这个世界的常态,如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处可见,人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脱离苦海?

这世界太过无常,只是过了一天,所有的希望和善意都离我而去了。

我失去了工作,同时失去了和弟弟妹妹团聚的机会。听到老板说有客户投诉,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是藤木院长干的,他在逼我认清现实,逼我投靠他。就算我的朋友们、同事们愿意相信我的人品,其他不认识我的人也只知道“进过感化院”这个标签,不幸的是,这一个标签就足以把我打进地狱了。

“藤木”大概是我命中注定的“劫”。

离开公司以后,我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一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找份新的工作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管去到哪里,我都撕不下“进过感化院”这个标签,藤木院长总会有办法干扰我的。这个城市到底还是太小了,我竟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地。

不知不觉中,我又走到了昨天那个公园,坐在了小泉和甲斐曾坐过的那个地方。这显得我有些软弱,就好像我在怀念些什么似的。我说不上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如果我真的还爱着他们,那棵树所在的地方无疑是更好的去处,它见证了妈妈去世以后我最快乐的那段时光。而这个地方,想来是属于那两个人的,不属于我。

昨天被愤怒掩盖的嫉妒渐渐浮上心头,我恍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小泉。小泉妈妈说出的话在我心上深深刻下一道伤,不过,这还是比不过小泉自己的选择。背叛了我的不只是甲斐,还有小泉。从昨天起,我一直试图忘记这件事,否则我那可笑的自尊会阻止我走向她。可是我怎么能忘?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刀,若无其事地和我拥抱,他们小心地藏起刀锋,我却在无意间撞了上去,看见鲜血淋漓的真实。我把甲斐那把刀拔出来,扔到了他面前,不顾自己流血的伤口,而小泉那把被我留在身体里,我不能把它也拔出来,那样我会很快死去。

有谁会发现吗?相泽武司正在流血。

医生救不了我,幸和勇太救不了我,甲斐和小泉救不了我,相泽武司逐渐死去。

我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垂下头,感觉自己的灵魂正慢慢离开身体。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活下去才能感受爱。”

是小诚。

他来救我了。

刹那间,我得出了一个最不可能的结论。

我睁开了眼睛,一片紫色的花田在我眼前蔓延开来,我还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后是我熟悉的那棵树。

“武司!”

头顶上传来一个喜悦的声音,我抬起头,看到一个少年藏在树枝间冲我招手。

“总算见到你了。”

他从树上跳下来,坐在了我身边。

“认识一下吧,我是大场诚,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对不对?”

少年笑起来,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他长得和国中的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我从未在镜子里看到过这样的自己,这样散发着光芒的自己。当我注视着他的时候,眼睛好像会不自觉地追随那柔和的光。我喜欢这样的光,明亮却不会灼伤人的眼睛。

小诚不自在地拉了拉校服的领子,啊,那是嘉南的校服!

“这是你的校服?很好看嘛,比修和的好,看着还成熟一些。”

“已经不是我的校服了,我现在没在上学。”

一开始的震惊过后,我接受了现状,慢慢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小花,开口第一句话就自己戳了自己的痛脚。

“没关系,总会再有机会的。”

小诚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些安抚的意味。

“真的还会有机会吗?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还没到那种地步,武司。前面的路或许不太好走,但是有人会陪着你的。”

“没有人了,我的朋友已经离开我了。”

“有的,留加就快来了。”

我没想到会听到留加的名字,忍不住扭头看向小诚。他还是笑着的,而我分辨不出那笑容中有没有悲伤。

“你会原谅留加吗?”犹豫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小诚似乎料到了我会问这个问题,嘴角又扬起了一些。

“武司,你果然很温柔,这种时候还想着帮留加要一个答案。”

“不!我只是……我只是……”

“想从我这里借鉴经验?”

我没有否认。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但却是目的之一。

“请不要转移话题,我只是有些在意这件事。”

听了我的话后,小诚站了起来,他向前走了几步,留给我一个背影,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如果留加愿意跟我道歉,那我自然是会原谅他的。可是他太笨了,连这么简单的解决方法都想不到。”

小诚的回答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一方面很符合我印象中的小诚,另一方面又有些违和感。

“你在说谎,留加可是害死了你的人,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原谅他?”

我把心中的疑惑说出了口。

“害死我的人不是留加,其实我很高兴,最后他还是向我伸出了手。”

“但你没有抓住他的手。”

“我也是死了以后才想明白的啊,怎么说呢,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爸爸的身影,其他人实在让我无法相信。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我的死亡是事实,没必要拉着别人陪葬。”

说着,他转过了身。

“武司,谢谢你帮我救了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

原来在小诚心里,留加依然是他的朋友。我眼眶一热,落下泪来。

小诚安静地走近,把手放在我的头顶,轻声说:

“回去吧,武司,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需要人,爱着你啊。”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我睁开了眼睛。

没有小诚,没有花田,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只是一场梦。

回家吧,然后好好想一想,之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

这里看着可能有些超现实了,其实我想了很久要不要这样写,因为我原本是不太希望自己文里出现超现实的东西的,但是之前看了吉本芭娜娜的小说,里面也有一些超现实的成分,并不会有违和感,最后就还是想试一试。当然这也有私心的成分,我真的很喜欢小诚。关于武司和甲斐,我又自己带入想了想,感觉甲斐做的事情也不是完全不能原谅的,让武司难过的应该是他抢了妹子还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要是一回来就大家坐在一起说开了也许还好些,说起来武司又不是不知道小泉喜欢甲斐。但是甲斐选择了隐瞒,这也是对武司的一种不信任,武司气急了又说了些狠话,两人就很难和好了。就算表面上能和好,这种关系也像是埋了个炸弹一样,一点都没有安全感。其实我看若叶时代的时候有种感觉,编剧好像也是没想好俩人怎么才能用正常的方式和好所以才用死亡来警醒武司,甲斐的友情战胜了甲斐的背叛。。。我还对比了若叶和青之时代,想了想要是这俩人也打一架有没有可能和好,结论也是不能,甲斐和武司的关系太微妙了,武司对甲斐的信任超过了一般朋友。于是就这样了,武司没有恨甲斐恨到要黑化的程度,但是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好好面对他~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