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14)

看到她站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一时不太敢认,愣愣地看了她好久,直到她轻笑出声,对我说:“相泽君,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早见沙耶加,这个失踪了好久的人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穿着我不认识的校服,扎着清爽的马尾辫。她很多次跟在我身后走到我家附近,但从未进来过,这是第一次,她站在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早见回来了,就坐在我家客厅里,这件事一点真实感都没有。我刷了两个杯子,又从冰箱里拿出饮料放在桌子上,整个过程中视线都没敢落到她那。倒不是怕她会突然消失,只不过是害怕自己精神出了问题。

“相泽君,你应该知道我没死吧?明明是你在找我诶,我听说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四处打听我去了哪。”

“小泉不是我女朋友。”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最先注意到的竟然是这个称呼。

“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告白吗?”她看起来有些惊讶。

“这你就别管了。”我觉得自己应该态度好一些,毕竟她是救过我的人,我们也勉强称得上是“老朋友”。但是她一回来就提起小泉,让我不知该怎么回应。

“看你一副被甩了的样子,难不成那个小姑娘没有答应你?”

我无语地看着她。失误失误,面前的这人可是魔女,我就不该乱搭话。如同国中时一样,我的内心波涛汹涛,而小魔女丝毫没有在踩人雷点的自觉,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简直无法想象,她离开之前遭遇过那样的事情。

那样的……事情。

我竟忘记了,离开之前,她曾想过死。

那么,现在她这副样子,究竟是真的释然了,还是装给我看?

“你为什么会回来?”

我拉开椅子,坐在了她对面。

“喂喂,相泽君,好歹听听我说的话啊,都说了是因为你在找我,还不快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可是从东京逃课来这的。”

“你现在住在东京?”

“对啊,在正常地上学。”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

“所以呢,相泽君找我是有什么事?”她身体前倾,笑着问我。我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虽然我们中间隔着一张桌子,但这点距离还不能带给我充足的安全感。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你当时走得太匆忙了,有些话没来得及说。”

“哦?是什么话呢?”

早见把胳膊支在桌子上,一脸期待地看着我,那目光像是带着温度一样,落在我身上竟会有灼伤的痛感。她在期待着些什么?她以为我会说什么?我被那目光吓得有些退缩了,害怕自己说不出她想听的话。

“快说啊,相泽君,我正等着听呢。”

她眨了眨眼,似乎是想装出点俏皮的样子。

“谢谢你。”

说出来了,我终于说出来了,那一刻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相泽君你刚说了什么?我好像听错了诶!”

她轻轻皱了下眉头,难得露出了些严肃的表情,可她说出的话依然让我有种被捉弄的感觉。

“你肯定没听错,我不说了。”

“再说一遍嘛,拜托你了,相泽君!”

“不说。”

“拜托啦!”她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子,整个上半身都探向我了。

我用脚蹬着地面,把椅子向后挪了一大截,很是无奈。

“我知道啦!我刚说谢谢你啊!谢谢你那时救了我!”

早见眼睛微微睁大了,她呆呆地坐回椅子上,盯了我好一会。不,确切地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看我,也许她只是发呆,我却正巧坐在了她面前。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笑了起来,一开始好像还在忍耐,用手掩着嘴,眼睛完成月牙形,肩膀一抖一抖的,后来她就把手挪开了,也不再克制,捂着肚子发出了“哈哈哈”的大笑声,笑得都可以称之为“放肆”了。

“喂!你在笑什么呀?”我坐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有那么好笑吗?我就只是说了句“谢谢”啊,到底哪里让人发笑了?还笑成了那个样子!

“啊啊,对……不起……哈哈……我只是……哈……没想到相泽君会……哈哈……会说这种话……哈哈哈……”

“笑够了再说话!我什么都听不清!”

“好好好好好……哈哈……”早见真的不说话了,专心窝在那儿笑,笑得前仰后合。

见她这样,我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傻愣愣地坐在原地等她笑完。不得不说,早见这夸张的笑法相当具有感染力,我持续到现在的糟糕心情都有所缓解,这两天发生的那些破烂事也暂时从我脑子里跑远了些,甚至于我自己都跟着她笑了起来。这样看来,多说几遍“谢谢”也没什么,毕竟她的出现对我来说也勉强算一种救赎了。

早见渐渐安静了下来,我看了她两眼,发现她睫毛都有点湿了,眼睛也是湿润的。哇,真的好夸张,都笑出眼泪来了,话说这样妆都不会花也是很厉害啊。

“你……冷静下来了吗?”

我还是没把椅子挪回去,坐得离她远远的。早见现在的样子让我觉得她就算突然扑过来也不奇怪,而我还是不太敢和女孩子有太亲密的身体接触。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

“冷静了冷静了,真是太抱歉了,我竟然在相泽君面前这么失态。”她坐得端正了些。

“那倒不用在意,不过,你刚才是在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好笑?”

“不,我只是太开心了,啊啊,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所以一下子笑过了头,见笑了。”她似乎又有要笑出来的趋势,我撇了撇嘴,她就把笑声憋了回去。

“有什么可开心的?就因为我说‘谢谢你’吗?”

“对啊,相泽君能这样说真的很让我开心。说起来,当年相泽君会遇上那种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去帮忙也不过是在解决自己留下来的麻烦,别说听到相泽君的‘谢谢’,不被怨恨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这倒是我没想到的,早见一直以来的表现只让人觉得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如今听到她承认这事是她导致的,我着实是吃了一惊。早见虽说不像是会推脱责任的人,但更不像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可是如果能被人感激而不是被怨恨,连她都是会“谢天谢地”的。

“这不是一回事吧?一码归一码,你救了我,我自然应该道谢,至于结城为什么会找上我……我也希望你能解释给我听。但是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

没错,我一直想得到一个解释,尤其是在事情刚刚发生的那时候。现在我们分别去了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城市,我倒没那么大执念了。再加上早见遇到过一些不好的事,我不确定她还愿不愿意提起那段时间的我们。

“没什么不愿意的啦,事情也不是很复杂,他就是想给他妹妹报仇才会纠缠我,看我出了事就情不自禁地来我们学校耀武扬威,不过他的情报收集工作做得不太好,不知道你其实和我们没有关系。”

她非常自然地提起了过去的事,态度看起来很随意。

“给妹妹报仇……”

大概是因为我从留加那里了解了发生在小诚身上的事,对于早见这种态度我有一些不满,根据我当时打听到的那些消息,结城爱的确是被以早见为首的小团体赶出学校的,但是他们为什么那么做我却没有打听到。早见离开以后我也短暂地加入过那个小团体,不过从未直接询问过他们。要说为什么的话,可能是胆怯吧,我并没有真正试着融入那个集体过,也害怕知道他们真的做过什么可怕的事情。

“啊啊,差点忘了,相泽君应该不太清楚我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当时传得挺厉害的,我记得我还威胁过你说要对莳田泉做一样的事,记得吗?”

怎么可能忘……我没有搭话。

“别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嘛,明明刚才的气氛还那么好。放心放心,当时只是逗你玩的,我没那么可怕的。虽然欺负小爱是事实,但是我还是可以解释的,只要相泽君保证不说出去就好。”

“你难道想说是她活该吗?”

“这么说很过分诶,”她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可以说得更委婉一些。”

早见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我却没做好准备听她说出“真相”,最近让我很恼火的直觉又一次敲响了警钟,它告诉我不要听。

“行了,你别说了。既然要我保证不说出去,那就说明这是秘密吧,我没有窥探别人秘密的习惯。”

“不,我希望相泽君能听我说。”

“那你说吧。”

“诶?”

早见瞪大了眼睛,头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了“傻气”,想来她也是没料到我变卦会这么快。

“快说吧,说不定我一会又不想听了。”

“好好好,我这就说!啊……从哪里说起好呢?”

“你是在问我吗?”

“不是啦,我就是梳理一下思路。嗯……那就从这里开始讲好了!其实,我是一个特别爱校的人。”

“咳咳咳!”我正端着杯子喝水,听了这话直接就呛到了,忍不住边咳边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她。这小魔女在搞什么鬼?怎么就扯到爱校了?

“相泽君你反应过度了,我是说真的,二年级的时候我还当过一段时间的风纪委员呢,每天早上都在校门口查迟到,不过相泽君一向到校比较早,可能没注意过我们。”

我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们学校早上确实有风纪委员会检查。

“当然这件事就不用在意了,没什么太大关系,我就是想强调一下我很爱校。”

当风纪委员和爱校有什么关系吗?风纪委员就一定爱校吗?我再次被早见的脑回路吓到了。

“然后我们之所以欺负小爱,就是为了把她赶出我深爱的那所学校。说真的,我也是犹豫过要不要那样做的,毕竟小爱是我的朋友,可她既然伤害到了我们学校,那就不能留她。”

“结城爱到底做了什么?”

“相泽君听说过虐猫事件吗?我们教学楼后面有一窝猫,七八只的样子,有白的也有花的,偶尔会在校园里跑。当时有一只猫下小崽,生了几只小猫,好多女孩子都过去看了,结果没过多久,我们发现了小猫的尸体,眼睛变成了两个血洞,像肠子一样的东西露在外面,周围还有苍蝇在飞。一开始我们以为是动物干的,因为看起来太残忍了,我们不敢想象人能干出那种事情来。但是仅仅过了一天,我们就又发现了两只大猫的尸体,它们被扔在垃圾桶里,身首分家,那天我们班的值日生是我,扔垃圾的时候看到那个场景,真是……唉……当时我们意识到了这可能是人干的,就联系风纪委员和老师们,想要保护剩下的猫,揪出凶手。誓死守卫学校的我自然是加入了学校的猫咪保护队,小爱是我的朋友,也跟我一起。”

“难道说结城爱就是犯人?”趁着她停下来喝水,我插嘴问了一句。

“咳!”这次换成早见呛水了。

“相泽君,你就算想到了也不要剧透好吗?”顺过气来之后,早见一本正经地这么说。

“哦,那这么看来结城爱被赶出学校也没什么,不过是你大义灭亲,学校来处理的话结果可能也差不多……你以为我会这么说?那个所谓的‘虐猫事件’我听说过,犯人好像是外校的一个男生吧,据说是在放学后偷偷溜进我们学校的,和结城爱没关系。早见,我不喜欢别人骗我。”

“你听说的那个版本就是我放出去的消息,总不能真的大肆宣扬是小爱干的,离开这所学校,她还可以换个地方继续上学,但要是这件事被人知道了,她的人生会怎么样啊?”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包庇她?反正听你这意思她做的事就是被你发现了,你要是想瞒下来的话不可能没有办法。”

“我爱校啊!比起一个朋友,我更爱我的学校。我怕小爱虐杀猫咪的事曝光后会对学校有不好的影响,也怕她以后干出更可怕的事,我可不想哪天扔垃圾的时候看到垃圾桶里有人的残肢或者内脏。”

“所以你就用欺负她的方式把她赶出学校?”

“对啊,这是我能想出的最完美的解决方案了。”

听了这话,我看了她好一会,想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这样想。无论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爱校”,还是她对结城爱集肃清与保护于一体的矛盾心理,都带着一股荒诞的意味,更荒诞的是,我竟然接受了她的说辞,即使我怎么都无法接受她的思考方式。
    这就是早见沙耶加,我默默地想,其实跟我想象中的她没什么不同。

***

这一篇是纯原创了,我想写一写武司从被解雇到下定决心去找藤木院长的过程中经历了些什么,早见沙耶加是之前写到的一个原创角色,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这个人是我想像中现实生活里不会有的人,至少我们身边不太可能出现,她不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但却是我一直想写的一种人,他们看起来很奇怪,极端,固执,孩子气,在幼稚与成熟之间,至于极度爱校这个设定。。。是云雀!好喜欢委员长!不过早见只是个不一般的龙套,对感情线不会有影响的!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