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柯柯柯

冷暖自知|人间x若叶(15)

“你还真是狂妄啊。”我沉默了一段时间,终于憋出了这么句话作为点评。

早见听了以后,使劲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相泽君果然很了解我,一句话就切中要害了。”

“你——”一如既往让人火大。我在心中补全了想说的话,但没把它说出口,因为我好像并没有很生气。相反,我还有点享受跟早见“聊天”或者“吵架”,这样很轻松。

“好啦好啦,不要说我的事啦,都过去了嘛!来讲讲你的事吧,看你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估计是也有心事吧?”早见摆了摆手,似乎是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我为什么要跟你讲啊?再说我也没什么可讲的,这长相是天生的,你看着苦大仇深也没办法,长相问题。”

“哇哇,你这长相还‘苦大仇深’,相泽君啊,别让你可爱的脸背这黑锅好不好?”
早见说话时特地强调了“可爱”,语调也是前所未有的夸张。如果怨气能转化为能量多好,我这个月就不用为电费发愁了。

见我不接话,早见一个人自顾自说了起来,“来来,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和莳田泉有关系?”

“你是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了吗?”

“啊呀呀,那怎么可能呢?相泽君不要分不清现实和电影啊!我就是随便一猜,你之前说莳田泉不是你女朋友的时候表情超可怕的!”

“我看你是真有读心术吧?猜中了又怎么样,我不想和你谈这件事。”

况且说了也没用,早见不认识甲斐,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

“人家也是好心啊,相泽君还是不要把事情都憋在心里好,时间长了容易疯掉的,跟我聊聊嘛,我不会给你乱提建议,也不会出去乱讲,但是会做一个合格的心灵垃圾桶。”

“什么心灵垃圾桶……以及人哪有那么容易疯掉,不要小看我啊。”

“我没有小看相泽君,也不觉得相泽君会随随便便就疯掉,只不过,你好像从看到我的那一刻开始就再向我发出求救信号,我总不能当没看见呀。再说了,相泽君刚才也听我说了那么多,礼尚往来嘛。”

“那是因为你说希望我听。”我自动忽略了她前面的话,求救信号什么的,不可能跟我有关系,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所以说相泽君很温柔啊,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愿望,相泽君就满足了我。我一直认为倾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大部分人都只愿意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愿意去听别人讲话。倾听很累啊,我们可能会听到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还可能听到自己不赞同的言论,搞得自己心情不好,仔细想想风险很大啊。可是相泽君愿意做一个倾听者,国中时候就是这样,我总在放学的路上讲些无聊的事情,相泽君也没有制止过我,现在想想,这就是相泽君的温柔之处吧。总在我面前摆出可怕的表情,总是紧皱着眉头,却比谁都要温柔,那时我离开得的确比较突然,有句话忘记说了。谢谢你,相泽君。”

一开始,我习惯性地想出言反驳,想说是她一厢情愿,可我两次试着开口,最终都放弃了。

“前面的路或许不太好走,但是有人会陪着你的。”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人在。

“武司,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需要人,爱着你啊。”

小诚,你错了,是我需要他们,我想有人来拯救我。

在我渐渐对他人的拒绝习以为常的时候,在我渐渐忘记了什么是温柔的时候,早见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谢谢你”。

我突然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我想有人能看到我的好,我想知道自己能帮上别人,我想用救赎来换得救赎。

我被小泉背叛,即使我那么喜欢她。

我被甲斐背叛,即使我为他献出了一年的时间。

我被老板背叛,即使我努力工作还将他当作能拯救我们一家的人。

我的痛苦,我的挣扎,都可以用一个简单的道理或者说显而易见的事实来解释,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感情更是。正是因为这样,在见到小诚之前,我几乎想要放弃这个世界了。而现在,早见拉了我一把。

如果说小诚是在我跌入深渊之前抓住了我的手,那早见就是将我彻底拉进安全地带了。

从昨夜开始蔓延的冰冷慢慢从我身上褪去,温暖从心脏传递到四肢,我终于……活下来了。

“我的故事……可能有点长,你愿意听吗?”

 

“事情就是这样了,总之我现在失去了工作,有点心烦。”

我把自己和甲斐、小泉的混乱关系讲给了早见,从进入嘉南认识甲斐开始,一直讲到了这两天发生的各种事情,中间省略了我进感化院的真正原因,只说是自己误伤了一个人。

“哇哦,相泽君的人生还真是一波三折。关于三角恋的问题,请恕我多嘴一句,相泽君生气的原因是不是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怎么说呢,感觉不像是因为那个甲斐抢走了莳田泉而生气,而是因为他瞒着你而生气。”早见的“感觉”一如既往的敏锐。

“他抢走小泉我当然会生气了,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他瞒着我也让我很生气。”

“你觉得他没把你当朋友?要是真拿你当朋友的话一定会说出来正大光明地竞争?”

“甲斐当然是把我当朋友的,我只是觉得他对我不够信任,对我们的友谊也不够信任。”

“好像是有点诶,但是这种情况下会坦白的人应该很少吧?”

“像我这样信任他的应该也很少吧?”

“相泽君是这样想的啊,”早见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就迅速补上了后面的话,“嗯,那我还是不多说什么了,相泽君和甲斐君的关系有点微妙啊,我这种外人不方便乱评价。”

“你还真的一点建议都不提啊?”我有点无奈。

“也不是啦,咱们换个话题,今后相泽君打算怎么办呢?”

“还没想好,大概会先找个新工作吧。”说起来容易,我也知道实行起来有多难。

“我记得相泽君读书很厉害的,不继续上高中的话有点可惜了,真的没有办法回到学校吗?去别的城市也行啊。”

“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办法。”我想到了那个血缘上的“父亲”。

“那还是回学校比较好吧?毕竟相泽君是少见的成绩比我好的人,白白浪费才华的话我都心疼。”

“哦,说起来当时看到你的名次的时候我挺吃惊的。”

“正常正常,大家都这么说,我不太像在学习上用功的人,这可真是偏见了。我那么爱校,怎么忘记学生的本职工作呢?”

好有道理啊!我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回学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刚说的那个办法绝对是下下策,会让我受制于人,还可能伤害到甲斐。”我把话题强行拉了回来,不让它跑偏到“爱校”的问题上去。

“甲斐君要是看你回到学校也会高兴吧?好歹空间距离上能近一些。话说你怎么还担心会不会伤害甲斐君?你们不是绝交了吗?”

“我是不想欠他什么。而且就算不考虑甲斐我也不想用这个方法,我想自己规划自己的人生,不想被别人操控。”

“相泽君对自己就这么没有信心?只要不是和黑道有关系,我才不觉得相泽君会被谁束缚呢!”

“我怎么可能和黑道有关系啊!又不是真的不良少年……但就算不是黑道,如果我答应了人家的条件却在毕业之后又反悔,那也太不讲信用了。”

“哇哇,相泽君果然道德感很强,但是道德感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用啦,早点回到学校继续学业然后把弟弟妹妹接回家一起走向辉煌的未来才是正途啊!”

什么叫“辉煌的未来”啊!

我和早见聊了很久,基本没有达成什么一致的意见,中午我在家随便做了点饭,吃过午饭后,我们又继续聊了一会儿,然后早见不得不离开了。

“对不起啊,我必须赶回东京了,要不然我家里人就会发现我来这里了。”

“原来你是瞒着他们出来的啊。”

“嗯,家里人不想我回来。”

我送早见出了门,外面太阳光很足,亮得耀眼。不像上午还带着些凉意,现在气温好像也升高了一些,我穿着外套感觉有一点热。

“很热呢!”

早见把袖子挽起来了一点,身体的轮廓在阳光下显得很柔和,这样子就比较像我以前认识的她了。那时我们学校的女生制服是衬衫款式的,不是水手服,早见时常把袖子挽起来,外套围在腰上,看起来一副刚硬的样子却因为是女孩总是镀着一层柔光。

“那我走啦,相泽君,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

她冲我挥了挥手,这时我才注意到,她左手手腕上有一道疤。

“她被强奸了,这几天忙着自杀。”

结城说过的话突然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我愣了愣,意识到自己今天一直在回避这件事。

早见真的恢复了吗?

“再见了,相泽君。”

临走之前,她又露出了我熟悉的小魔女的笑容。

“嗯,再见。”

我发自内心地笑了笑,目送着她离开。

这个女孩子是我认识的人最值得敬佩的,即使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不良少女”。

回到家里后,我收拾了一下厨房,把该刷的东西都刷了,然后躺下睡了个午觉。这可能会是我作为“相泽武司”生活在这个家里的最后一天,睡醒之后,我就要去找藤木院长了。做他的养子也没关系,早见说的没错,我最应该做的是把幸和勇太接回家,选择我想要的那个未来。

改姓“藤木”也没关系,如果这注定是我人生中的劫,那我就接受它。但我起誓,我绝不会延续“藤木”的罪孽!


评论(2)

热度(23)